中学文言文中的汉字与社会文化

中学文言文教学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因时代久远、语音语法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教学中常常会犯以今论古、以今释古的错误。如何更准确、更客观地理解古人的意蕴,增强学生语感,特别是文言语感,尽可能地克服学生阅读中“以今释古”的弊病,消除阅读障碍。除了诵读、初步掌握文言标点断句方法和掌握一定的文言语法外,利用汉字文化学的观念来指导、阐释、分析文言文,会更准确地反映古代文化的实际。
汉字源远流长,数千年来,学者穷究其中无尽奥秘,从字形、字音到字义;从字的形音义关系到字与字的组合,可谓丰富多采,博大精深,积累了大量有价值的经验,也提供了许多可资借鉴的击中肯綮的方法。这些无不浸淫了汉字文化本身的精髓。因此,凭藉汉字文化的羽翼振中学文言教学之势,必将起到重要作用。

一 汉字形体结构概述

汉字字形与意义有密切关系,分析字形是汉字文化最初始的途径。
汉字的形体构造,传统有“六书”说。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说:“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全诘詘,日月是也。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六书中,其中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属造字法,假借、转注是用字法,因此,掌握汉字形体结构,只注重造字法即可,汉字的形体结构,根据汉字音义关系,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不带表音成分的纯粹表意字,包括象形、指事、会意;一类是带表音成分的形声字。
我国最早的一部分析汉字形音义的著作《说文解字》,总计收字9353个,其中不带表音成分的大约有1650字(朱俊声说1656字,王筠说1653字),形声字还是占绝大多数。
象形字,是描绘实体的字,属于独体字,其特点就是把事物的轮廓或具有特征的部分描绘出来。有的还 必须加些附体。如:日、月、鸟、牛、羊、鱼、鹿、龟、山、水、口、目、木。这类字所占比例不大,又大多属事物名称。《说文解字》中大约有二三百个(朱骏声说364个,王筠说264个)。
指事字,是用象形符号表示意义的。也是独体字,它是在象形字的基础上加上指事符号构成的,属于不太明鲜的图画。其特点是用记号指出事物的特征。有的属于单纯符号指事字,有的是在别的字基础上加指事符号构成。如:上、下、亦、本、 末、中、刃、亡、引、甘、一、二、三。这类字在汉字中最少,《说文解字》中也就只有120多个。
会意字,是由义符和义符组合而成的,有似于图画,更是动态的图画,由于是两个以上的义符组合并演成一个新的意义,是合体字。其特点是让人们体味不同形体、利用一定的方式组合的整体意义。如“莫”,上边是草( 艹 ),下边也是草(艹),中间一个太阳(日),这便是一幅动态的画,认知其中的意义:太阳落了,天黑了。这类字仅次于形声字,如步、逐、牧、从、比、友、旦、男、取、采、炙、焚、典、突。《说文解字》中有1200个左右。
形声字,是由声符和义符构成的,声符表示读音类别,已不具有准确读音的性质了。义符表示意义范畴,意义也不太明确了。它属于合体字。其特点是形声俱备。如:材、辐、攻、欣、管、毙、想、囿、阁、闻、问、载、腾、旗、病。这类字最多,《说文解字》中有7700个左右。
总体而言,四类字界限分明,特征鲜明,如果能较好地把握,是解决古文阅读极好的办法,也就大可避免望文生义了。如“旌麾南指”“军中旗号动”“凯旋而归”这些句中“旌”“旗”“旋”三字均有“ ”,意为旗子飘扬的样子,也就很好地理解了文意。

二 汉字文化的内容

汉字形体结构的分析是汉字文化的主体。因为汉字是形、音、义的结合体,尤其是组成汉字的每一个偏旁,均具有较为独立又完整的意义内容,如果在古汉语学习中能指导学生从汉字形体结构分析入手,就可以更为切近地理解该字的意义,并就此伸发开去,可渐次理解该字的假借义、引申义。这样结合具体语言环境就能较确切地把握作者的真正意味,进而去鉴赏文章的语言魅力。汉字文化的主要内容有:
(一)汉字与人
字是由人造出来的,当人这个主体要通过文字来记录自己的言语材料时,是无法回避与主体相关的汉字、显示主体的属性及与此相关的其他汉字。如:“人”(象形)、“保”(会意)、“并”(会意)、“坐”(会意)等,这些汉字均与“人”有关,即与人的形体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形成了特殊的一类文字。
下面以“女”字为例来简要说明:
“女”。《说文解字》中说:“妇人也,象形。”“女”,就是一个“人”,它在中国文字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由它构成了大量汉字,表示着许多与“人”有关的意义概念。诸如:
1、表示姓氏 如:姜、姚、嬴、要、姬
2、表示亲属关系 如:姊、妹、姑、奶、姨
3、表示人的身份 如:奴、婢、妃、妾、妪
4、表示婚姻关系 如:婚、姻、嫁、媒、娶
5、表示与生育有关的概念 如:妊、娠、娩
6、表示美好漂亮 如:姣、妩、媚、婷、嫣
7、表示丑恶德行 如:嫉、妒、妖
8、表示丑恶行为 如:婪、嬾、妄、奸
除了与“人”有关的大量汉字外,汉字文化与人极重要的关系是,体现在人的姓名文化上。这也是文言文学习中不可忽视的常识内容。如学习《殽之战》时,会遇到同一个人有两种称呼方式:“晋原轸曰:‘秦违蹇叔……’”、“先轸朝,问秦囚”,同是一个人,名前一为“原”,一为“先”,学生就觉费解,其实了解姓名文化,此疑当即可解:原,地名,是先轸的封地。就像商朝武丁叔父的一位儿子被封在蔓,称蔓侯,后又封他于邓,称邓蔓一样。这是汉字文化中极其重要的内容——姓名文化。
(二)汉字与社会
文字在记录历史、社会、文化的同时,必然就会反映出汉字本身之相关的源渊,利用汉字反映社会状况,是文字的重要功能。说明汉字与社会关系密切,这主要表现在:
1、汉字与职官 如:史、吏、牧、丞
2、汉字与刑法 如:执、报、刖、笞
3、汉字与军事 如:弋、戌、戊、戚
4、汉字与经济 如:桑、苗、均、艺
例如,孙文在《〈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中说:“虽以史迁之善传游侠,亦不能为五百人作传。”称司马迁为“史迁”,同学们会不理解,其实“史”是官名,即太史令,古代专司图书管理、修编历史、制定历法等职。《梅花岭记》中有这样一句:“忠烈乃瞠目曰:‘我史阁部也。’被执至南门。”同学也会不明白——所学“手不能执刃”,“执手相看泪眼”中的“执”之义均不能释该句。其实,就是不了解汉字所反映的刑法。“执”,本作“執”,意之初为捉拿、拘捕。就像《韩非子》中说的一样:“卫君欲执孔子,孔子走。”
(三)汉字与自然
关注自然,关注作为主体人的生活环境,是文字极重要的内容之一。汉字这一形音义结合体的文字也同样如此。
1、汉字与植物 如:齐、栗、粟、麦、木
2、汉字与动物 如:鹿、鸟、马、牛、龟
3、汉字与天空 如:雷、雨、月、杲、星
4、汉字与大地 如:山、土、石、水、丘
汉字文化之自然内容,大都体现在事物名称上,古今意义变化不大,较易掌握。
要之,汉字文化繁复深奥,涵盖面广,加之适用性强,教学中恰到好处地利用,能解决文言文教学问题,应予以重视。

三 中学文言文反映的汉字文化

(一)姓名文化
《说文解字》说:“姓,人所生也。古之神圣,母感天而生子,故称天子。从女从生,生亦声。”最早的姓是为了区别同一“母”传下来的人,是一种的标志。如今姓氏不分,其实上古时期是有严格界线的,“姓者,统于上者也;氏者,别于下者也。”(《说文解字段注》)这是不可混淆的,它们具有区别男女贵贱的功能;另外,也是为了婚姻嫁娶的选择。《通志•氏族略》中说,三代时“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所以,我们在读《韩非子•五蠹》时就会有这样的说法:“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同说之,使王天下, 号之曰燧人氏。”同学就会对此提出问题,如有以上基本知识,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上古时期,出生低微的人是不知道自己的血统的,也就没有了“氏”,甚至也不明自己的姓。这就使得古文阅读中出现了这样的称呼:
1、庖丁为文惠君解牛
2、优孟摇头而歌
3、糊涂了盗跖颜渊
同学们就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庖”“优”“盗”并不是他们的姓,只是他们的职业名罢了,而“丁”“孟”“跖”是他们的名,这是文人记述古代人物常用的方法,即“职业名加人名”。
古人老早就懂得近亲不能结婚的道理,认为同姓相婚,不仅有悖人伦,且会影响后代,因而很早就有“同姓不婚”的婚嫁准则了,道理是“其生不蕃”。
直到春秋末年,姓氏才逐渐变得模糊起来,秦统一天下后,姓氏合二为一。
有地位、有身分的人,往往很注重血统源渊,这一点,在中学课文中是很常见的,但有时又颇不好理解。司马光名文《训俭示康》中有这样的一句:“昔正考父鱣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后必有达人。”许多同学不解。这实质就是姓氏源流的问题。正考父,据《左传•昭公七年》载,是宋国大夫,那怎么成了春秋时期鲁国人的孔子的老祖宗了呢?同学百思不得其解。正考父的儿子孔父嘉因故罹祸,孔父嘉之子木金父尚幼,家人抱其逃到鲁国,孔子是木金父第四代孙子。这样就知道,其后达人是怎么一回事了。
姓是族类的标志,而名、字则是个体的标识。但名与字间尚有区别:“古者名以正体,字以表德。”(清•王应奎语)。可见,名是用来区分彼此的,字是用来表示德行的,二者性质不同、功用各异。所以,古文阅读注重名、字的理解是有助于理解文章内容的。古人名与字之间,是存在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以其大多又是因名取字,名与字或意义相同相近,或意义相反相对,或存在某种因果关系。例如:
1、屈原 名平,字原(原,宽阔平坦)
2、班固 名固,字孟坚
3、诸葛亮 名亮,字孔明
4、李白 名白,字太白
5、杜牧 名牧,字牧之
——以上为同义或近义
6、韩愈 名愈,字退之
7、晏殊 名殊,字同叔
8、朱熹 名熹,字元晦
——以上为反义词或相对
9、白居易 名居易,字乐天
10、张飞 名飞,字翼德
11、查慎行 名慎行,字悔余
12、岳飞 名飞,字鹏举
——以上有某种因果关系
这些名与字的关系既反映了古人在名与字的用字上的考究,也体现了本人的意志情操,仔细玩味,会引发一种悠远的文字韵味情趣。教学中运用这一知识可起到多重作用:了解汉字的文化内涵,识记古人姓名字号,体会古人寄志于字的心境。
司马光告诫儿子司马康以俭为美德,举例 说:“张文节为相,自奉养如河阳掌书记时。”张文节,名知白,字用晦,文节为谥号。该人名与字(“白”与“晦”相对 )恰成反义,意味十足,加之“文节”一谥中“节”恰与句意文意相契合,这一对他生前所为及品行的评价,颇具韵味。
“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道德经》)。姓,是群体的标志;名,是个体的标志。二者有机的结合,是群体与个体的内在关系的显现。古人之名,在有了字后,便成了避讳的东西了。“字”是在男女成年时取的称呼,男子二十加冠,女子十五及笈,标志成年。之后,一般情况下,名便很少被人当面称呼了。只有表示厌恶时或为人作传时或自称时称呼:
1、不幸吕师孟构恶于前,贾余庆献谄于后。
2、柳敬亭者,扬之泰州人。
3、庐陵文天祥自序其诗。
一旦在对话中,直呼其名,必定是说话人对被称呼者存在某种不满或愤怒之情。《论语•季氏》中,孔子听冉有、子路说“季氏将伐颛顼”,孔子极度生气地说:“求,无乃尔是过与?”直呼冉有之名,将孔子对人态度及感情表露无遗,恰如其分,正是这一“反礼节”的细节,使孔子的形象表现得更鲜明。
一个家族,为了表明血源关系,往往要修“家谱”。家谱也就是谱牒,是一家之史,被誉为“纯正血统的可靠蓝本”。目前,我们中国可以见到的最早的家谱该是“兜”的家谱(甲骨档案“库”1506)。谱牒的作用是“明世次、别亲疏”。但实际上“赐姓、赐名”的出现,加之其他原因,家谱已失去了原本意义。全祖望在《梅花岭记》中,记述史德威在史可法要“临期成此大节”时慨然应许,史可法便 说“吾上书太夫人,谱汝诸孙中”,这就是将史德威列在他们的家谱中。可见“谱”已失去了它的真正作用。但却较好地体现了史可法对史德威的赏识。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家谱其实本不是血统源流的可靠证据。
古代姓名称谓的构成,除了“名”、“字”外,还有“号”。“号”是固定的别名。古人认为,号是“尊其名更为美称焉”(《周礼》),足见“号”诞生之久、意义之大。但真正“号”被广泛应用那还是隋唐时期。学习文言文,早期作家只个别人才有“号”,可隋唐以后,却随处可见。明清人将取号视为时髦,几乎人人有号。“号”不受字数多寡的限制,少则两字三字,多则十字几十字。可谓千奇百怪、蔚为大观。例如:
1、袁枚,号简斋
2、高启,号青丘子
3、李白,号青莲居士
4、郑燮,号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
“号”有很大的随意性 ,便于抒情适性,使得这一称谓别具特点,加之取号不必考虑家族辈份,个人主观色彩鲜明;更因号不必加以避讳,文人便将取号作为一种表达情致喜好的手段,于是便出现了一人多号现象。例如:
1、欧阳修, 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
2、张炎, 号玉田,又号乐笑翁
3、高明, 号东嘉,又号菜根道人
4、李玉, 号苏门啸侣,又号一笠庵主人
至清代,号用之更为广泛,一个人的号可有更多。如:
5、蒋士铨, 号有三个:清容、藏园、定甫
6、孔尚任, 号有三个:东塘、岸堂、云亭山人
还有四个号的情况,清代著名画家石涛,号清湘道人、苦瓜和尚、大涤子、瞎尊者。
以上所说的古人的姓名字号,毕竟还属于较为正规的称谓。另外,还有其他一些称谓方式,属于不很正规的称呼了,但古人常常这样称呼,也就渐渐成了特有的代号了。主要有:
⑴称籍贯。例如:
1、韩愈, 也称昌黎、昌黎先生
2、康有为,也称康南海(“今南海之生死未卜”)
3、柳宗无,也称柳河东
⑵称官位。例如:
1、颜真卿,也称颜太师
2、柳永, 也称柳屯田
3、杜甫, 也称杜工部
⑶称爵位。例如:
1、魏征, 也称魏郑公(封郑国公)
2、王安石, 也称王荆公(封荆国公)
3、刘安,也称刘淮南(袭父爵为淮南王)
⑷称谥号。
谥号,是古代帝王、诸侯、高官大臣等人死后,朝廷根据他们的生平行为给予一种称号,目的是褒贬善恶。实际上是对死者生前事迹和品德的概括评价。根据性质,大体可分为三类:
A、表扬性。常用字:文、武、景、献、昭
B、批判性。常用字:灵、厉、炀、丑
C、同情性。常用字:哀、怀、悼、愍
例如:1、秦昭王闻之,使人遗赵王书
2、厉王虐,国人谤王
3、屈原者……为楚怀王左徒
4、左忠毅公逸事(“忠毅”左光斗谥号)
5、《诚意伯刘文成公集》(“文成”刘基谥号)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评价都是客观、符合实际的。宋代的秦桧,就有两个谥号:秦桧死后,宋高宗谥其“忠献”,后来宋宁宗却改为“缪丑”。可见其也有主观好恶成分。
值得注意的是,古代姓名字号等称谓连称时,是有一定的规律的。秦以前,一般是先称字后称名,例如:“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左传•殽之战》)汉以后,则是先称官职,次称籍贯,然后是姓名字号。例如:“四人者,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发上纯父。”(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二)汉字与社会文化
汉字真实地记录了社会的发展,社会范畴中的许多现象和名称,都直接或间接地体现在汉字自身的文化内涵中。这主要表现在:
⑴汉字与职官
中学文言文中,有大量的古代职官,分为中央官职和地方官职。这些职官名称,与汉字 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直接以字体现官职的职能,或间接反映官职的职责范畴,较好地反映了汉字本身优越性。例如:
1、史。《说文解字》释:“记事者也,从又持中,中,正也。”即是:“是良史也”。它是中国古代的史官,负责记录帝王言行和国事的官。手持“中”,表示客观公正地记录实际情况。
2、吏。《说文解字》释:“治人者也,从一从史”。可见“吏”是统治别人的,同时“从一从史”又要求官吏必须公平公正。
3、牧。《说文解字》释:“养牛人也,从攴从牛。”意谓一个手持一物敲打(?)牛,表示驱遣。又由此引申为统治,演化为古官名,如“太仆黄琬为豫州牧。”其实就是地方职官中的州官。
4、丞。《说文解字》释:“翊也。。”“翊”即辅佐,如“翊赞季兴”(《三国志》),就是辅助朝廷复兴。可见“丞”是辅助他人的官。在中央官职中,早期“三公”中就有“丞相”,是辅佐帝王的官。在地方官职中,“丞”也常用,如“寻遣丞请还”,丞就是地方长官的副职。
5、相。段玉裁说:“目接物曰相,故凡彼此交接曰相。”后引申为“扶助君主的人”。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张衡出为河间相”。
⑵ 汉字与刑法
汉字反映社会内容,与统治者是密不可分的,大量的文字记载都清楚地反映在法令制度中的刑法内容上,较为形象、生动地体现了古代的刑狱概念。例如;
A、表示缉拿追捕:
1、执(執)。《说文解字》释:“捕罪人也。”也就是捉拿犯人。如:“卫君欲执孔子,孔子走。”“执至白下。”
2、报(報)。《说文解字》释:“当罪人也”。也就是叛决罪人。例如:“报而罪之”,“是日皆报,杀四百余人(当天都按罪论刑,共杀了四百多人)。
B、表示刑罚名称。例如:
1、劓。会意。是古代割掉鼻子的刑罚。《史记》记载:“行之四年,公子虔,劓之”。
2、刖。形声。是古代砍掉脚的刑罚。《韩非子•和氏》记载和氏献璧玉,“王以和为诳,而刖其左足”。
3、黥。形声。是古代用刀刻刺犯人额颊等处,再涂上墨,作为惩罚的标记的一种刑罚,也叫墨刑。如《战国策》记载,“法及太子,黥劓其傅。”
4、笞。形声。是古代用小荆条或小竹板抽打臀、腿、背的一种刑罚。《汉书》记载:“加笞与重罪无异。”
5、膑。形声。是古代剔去膝盖骨的一种酷刑。中国古代著名兵家孙膑,即受此刑。《汉书•司马迁传》:“孙子膑腿。”
6、宫。本义为房屋、住宅。后用为刑罚名。是阉割男性生殖器的酷刑。汉代著名文人司马迁曾受此刑,他在《报任安书》中说:“诟莫大于宫刑。”
⑶汉字与军事
汉字中有许多文字与军事征战有关,或关涉士兵、军队,或涉及战事,或描摹兵器,或反映军队编制,在教学中应予以关注。
A、与士兵、军队相关。例如:军、师、士、卒、兵。
《史记•项羽本纪》中项羽得知刘邦意欲称霸,大怒,“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句中“军”“士”“卒”均为古代军队用字。“士”是武士、甲士,是战车上的甲士;“卒”则是步兵;“军”指队伍。
“师”也指军队。如《左传》:“齐师伐我。”“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师”本来是古代军队编制单位,二千五百人为一师。常用来泛指军队。(注:“军”也是古代军队编制单位,一万人为一军。)
“兵”是兵器。《左传》:“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汉以后,“兵”也可用来指“士兵”,这就与“卒”没有区别了。如《史记》:“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
B 、与战争有关。如:征、伐、侵、袭、攻。
这一组词,大都与军队进攻有关,但仍有细微的区别:
征。是褒义词。大体上属于正义战争,最早用于“上”攻“下”、“有道”攻“无道”。例如:“汤武致强而征诸侯。”
伐。中性词。不限上下,有无“道”。它表示公开宣战,进军时要有钟鼓。《左传》中说,“齐师伐我”,并记载“公将鼓之”“一鼓作气”。
侵。是不宣而战,不要借口,不用钟鼓,是直接侵犯别人的国土。如:“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
袭。是袭击、偷袭,比“侵”更富于秘密性,是乘人不备而偷偷地、突然地进攻。《左传》记载,秦穆公听信他留在郑国的杞子等人的话,希图“潜师”取郑都,蹇叔劝道:“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穆公不听,出师于东门外,中途遇到郑国商人弦高,孟明知事不济,说:“郑有备矣。”“袭”极好地表现了当时的情况及战争的性质。
攻。进攻,攻打谓之“攻”。它强调军事上的攻坚战,也作军事进攻的泛称。《史记》中记载,廉颇自我夸耀功劳:“我为赵将,有攻城野战之大攻。”突出他战功卓著。《左传》:“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就体现了攻打对象的坚固难攻。
C、与兵刃有关。如戈、戟、干、戚、刀。
古代兵器繁复多样,长短、大小各自有别。
戈。《说文解字》解释:“平头戟也。”可见“戈”是“戟”之一种,例如屈原说:“操吴戈兮被犀甲。”
戟。《说文解字》解释:“有枝兵也。”例如《史记》中记载鸿门宴上,樊哙欲进入帐中,“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
戚。《说文解字》解释:“戊也。”“戊”即“斧也”。是斧一类兵刃。如:“修教三年,执干戚舞。”(《韩非子》)记述了舜时,有苗不服,禹要攻打它,可舜主张以“德”服人,故而化兵器为舞具。(其中,“干”也是兵器,即盾。)
剑。《说文解字》解释:“人所带兵也。”《史记》记载樊哙所携兵刃即为剑。当他闯入鸿门宴,项羽称赞他“壮士”,并赏他一生彘肩,樊哙“拔剑切而啖之。”
D、与军队的编制有关。如:伍、行、什。
除前面附带谈及的“军”“师”外,还有其它的编制单位。
伍。五人为一伍。也代指军队。
行。二十五人为一行。也指军队。
什。十人为一什。
⑷汉字与经济
汉字的产生流变过程,也体现在经济领域,它既体现了古籍所记录的经济发展状况,也体现在经济领域的汉字文化上。
A、汉字与农业
中国的农业经济源远流长,汉字文化体现在农业中,是人们日常使用的物品与生产过程的各种农田种植及工具名称。
陶渊明在他的田园诗中,有许多这样的记载:“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草长豆苗稀”“带月荷锄归”等等。“桑”“豆”均为植物名;“锄”农具名。《韩非子》中说,禹作王时,率先垂范“身执耒臿以为民先。”“耒”、“臿”均为农具名。粮食植物的种植,古代叫“艺”,《诗经》中说“不能艺黍稷”(“黍”“稷”均为植物名)。农业生产有专门的术语,春天各叫“稼”,秋天收叫“穑”,《诗经》中说:“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用来存储贮藏粮食的用字,如:“仓”“廪”“府”“库”等。比如:“仓廪实而知礼仪”(管子语)“开仓廪、悉府库以赈之”(洪亮吉语)
B、汉字与手工业
手工业的发展,是经济繁荣的重要标志。在古代典籍中,有大量反映手工业和手工工艺的记载,汉字文化的经济内容,是不可与之剥离的。
中国陶瓷业历史悠久,与之相关的文字也就较早地产生了,如“陶”“缶”“缸”“罐”“壶”“罄”均与“陶”有关,或为器物或为乐器,或兼而有之。如“缶”,本是盛酒的瓦器,李商隐诗:“浊酒盈瓦缶”;《史记》记载蔺相如让秦王为寿赵王,“秦王不怿,为一击缶”,便是乐器了。《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离开焦家时,写她穿著打扮和叮嘱焦仲卿一节,许多关于衣物、用具名称,足见人们对手工工艺的重视:“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妾有绣腰襦,葳蕤自生光,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箱奁六七十,绿碧青丝绳。”
以“竹”为原料,古人做出大量的工艺精湛且实用的物件,如“笔”“竿”“笈”“笄”“笛”“笠”“筑”“箸”等等。仅乐器就有一大批,如《战中策》中记载荆轲刺秦王临行时,在易水上,荆轲的好友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白居易《琵琶行》中说“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孟子》中记述了孟子见齐王,语之与民同乐时说:“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其中“钟”“管”“鼓”“籥”均为乐器名。
C、汉字与畜牧业
人们的生活是离不开畜牧业的。在古代文献中会有许多关于畜牧业的记载,在文学作品中也会有关于畜牧业的反映,这样,就形成了畜牧业中的汉字文化。
曹操名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韩愈名言“骈死于槽枥之间”,这些句中“槽”“枥”是喂养马的食器,“骥”是马名,清楚地体现了古代人们饲养马匹的情况。
对畜牧业产品的加工,也体现了人们的生活与畜牧业密不可分,许多与之相关的物品名称便可见出一斑。例如:《左传》中记载郑国商人弦高经商途中遇到袭郑的秦军,就托郑穆公之名“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韦”就是熟牛皮,古代为厚礼,可见其皮革加工业;而同文皇武子逐客时说:“唯是脯资饩牵竭矣。”句中“脯”“饩”均为肉制品名。由此可见,古代人们饲养牛羊的事实,并且能利用它们来加工成各种食品。
古代大量牛马名称的出现,同样可以反映出古代畜牧业特别是养牛、养马业的繁荣,同时显示了古代人们对于牛马的深厚感情。以马为例:“骐”“骥”“骏”都是良马名;“骈”“驾”“骖”“驷”都是马之驾车属。
D、汉字与商业
汉字与商业,可以“贝”为偏旁的字中见出一斑。
“贝”,《说文解字》释:“古者货贝而宝。”它是买卖交易中的中介物,故而人多重之。其作用大抵似今之“钱”,也就是说,战国以前,“贝”便是通行的货币了。《汉书》载:“小贝……率枚直三钱,”意谓:小的贝壳大致每枚值三个钱。由“贝”生发出许多商业中的术语用字,如:“员”,《说文解字》注曰:“物数也。”徐锴解释道 :“古以贝为货,故数之。”“贿”“货”“资”三字都是财物之意。《诗经》中说“以尔车来,以我贿迁。”这个“贿”字就不同于现在“贿赂”。《韩非子》中说“是以人民众而货财寡”中“货”和“财”都是指财物。《国语》中“无受其资”的“资”也是指财物。
“购”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字。它本来是“以财有所求”,意义大致相当于“买”,但购的东西往往不是具体的商品。例如《战国策》中说秦王悬赏樊於期时“购之金千斤,邑万家”。文天祥叙述自己从京口逃往永嘉时说“穷饿无聊,追购又急”。两句中“购”大致相当于悬赏。而“买”(買)则是“市也”。是真正意义的买东西,如“千金难买相如赋”。
此外,“赁”“贫”“贬”“贪”“赋”“贸”“贱”“贵”等大量从“贝”的汉字都与钱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贸”是“易财也”(《说文解字》,“赋”是赋税。等 等。
(三)汉字与自然
人与自然相伴而行,人无法离开自然,故自然是人类认识、理解并试图阐释的主要对象,大量紧密关联自然的文字,或会意或形声或象形,都集中地体现了这方面的文化内涵。
“雨”是“水也,云下也。”(《说文解字》)所以与此相关的汉字大多与自然有关。如:
“雷”(“阴阳薄动雷雨生物者”)、“霆”(“雷余声也”)杜牧在描写宫车经过又消逝时写道“雷霆乍惊,宫车过也。”(《阿房宫赋》)同一文中,杜牧在描写阿房宫复道景象说:“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霁”即雨过天晴,自然现象;“虹”,彩虹,自然现象。还有“未云何龙”中“云”(“雲”)也是自然现象名称。“电”(“電”)是“阴阳激耀也”,也就是闪电。古人以其朴素而又含有辩证意味的方式来阐释着大自然。“震”是“劈历振物者。”汉乐府有“冬雷震震,夏雨雪。”(“雪”亦如 类)“霰”是小雪粒,屈原在描写他到达流放地溆浦时说“霰雪纷其无垠兮。”“霭”《说文解字》谓“云儿从雨。”如柳永描写的一别之后的前路“暮霭沉沉楚天阔。”
汉字中与土地、山川紧密联系的名称,反映了汉字与自然的另一层面。如“山、川、河、水、土、石、砾、火”等,或“画成其物”,或“以事为名,取譬相成”。反映了对周围环境认知和理解。这些内容大多容易理解,不再赘述。
人们与日、月朝夕相伴,古人在体现与此相关内容时,会借助这两个物象来表达自己的认识和情绪,也颇有意趣。如与“日”相关的文字:“星、杳、杲、间、暴、早、昭、旱、旭、景、昏、晚、昌”等等。有的在教学中颇为关。比如“景”,是日光,所以“春和景明”,就不可将“景”解为景色。由于它可借为“影”,就有“赢粮则景从”的说法,不能辨其就里,就会误解。与“月”有关的文字:“朔、朏、朗、朦、胧、望”等等,或以月形记时日,或写光线明暗,含有丰富的意义。
此外,大自然中许多动物与千姿百态的植物,也给汉字文化内容增添了不少意蕴。如:“牛、马、豕、羊、兔、鱼、鸟、龟、鹿;齐、麦、稷、颖、禾、苗、草、芒”等等,都很好理解。
总而言之,汉字复杂而数量大,每一字都有其自身的意义、结构、内容。汉字文化属于边缘学科,中学文言文内容较少,并不能全部反映汉字文化的所有内含,但一滴水可以反映太阳的光辉,这篇文章对汉字文化的一鳞半爪的审视,可引导我们从汉字的形、音、义出发,较准确地理解、分析古人的文化和古代的作品。
不妥之处,在所难免,望先生指教。
(本文发表于《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