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谏艺术的运用(发表于《新课程报》2007、7、24)

婉谏艺术的运用


——《触龙说赵太后》写作技法例谈


内蒙古    李锦超


婉谏,是古代臣属婉转曲折地规劝君王的一种方法,即:表面回避进谏内容而实际采用迂回曲折的方式逐渐引入正题的写作方法,是塑造人物的重要手段。其特点是:目的明确却含而不露,取事纤小却意蕴深刻。《触龙说赵太后》一文成功地运用了这一塑造人物的方法,将触龙这一老臣的机敏善言的性格突现无遗。本文试就这种写作技法作一个简要说明。#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1.       言他:嘘寒问暖打僵局。触龙进见太后,是在威后明谓左右“有复言令长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的情况下。他机动智地选择了不同于大臣们“强谏”的方式——从关心太后的身体出手,打破大臣们与太后对话的僵局。太后听说触龙来见,先是一肚子气,在“盛气”之下,触龙先选择表演:“入而徐趋”,说明他未入之前应是疾步,而一个“趋”字,说明他准备着进言的话题。然后便“自谢”,以自己不能急走之疾而问太后之安:可否生小病?衣食如何? 似在关心太后身体,实则打消太后的顾虑。正是这样,才有“太后之色少解”,为进一步谈话奠定了基础。


2.       言己:设身处地话爱子。触龙知道太后爱其子,因此,他选择为自己儿子求情的借口,引出“爱怜少子”的话题,使得太后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这是大好时机,他便借此谈对子女的爱,特别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贤于长安君。”虽然太后说“君过矣”,但还是听触龙讲了下去。触龙趁机谈如何爱子的问题,从长远的角度为子孙为王作打算——“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太后同意了他的看法。这样就为进一步进谏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3.       言事:单刀直入谏太后。有了共同的语言,触龙不失时机,紧紧抓住如何爱子这一话题,进一步申发,用赵国及诸侯国三代君因溺爱其子而其后代不能做王侯的事实说明溺爱子女的严重后果,也就是说“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其实不是爱其子而是害其子,并直截了当地劝说太后“封之膏腴之地,多予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国”,如果不能这样,一旦太后离开人世,而“长君何以自托于赵”?水道渠成,太后心悦诚服,欣然答应:“恣君之所使。”达到了婉谏的目的。


概而言之,婉谏总会寻找恰当机会、选择合适话题、因势利导、达成共识。这样的塑造人物的方法,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到处可见,想一想《邹忌讽齐王纳谏》,我们同样可以这样去解读:言他——城北徐公之美,小而散淡之事;言己——妻妾皆以美于徐公,渐近话题;言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直入话题,实现下令进谏的目的。再比如《庄辛说楚襄王》,庄辛以自然中动物间的寻常的事物谈起:睛蜓、黄雀与黄鹄难逃死亡的厄运;蔡圣侯没能逃脱被蚕食宰割的命运;然后直接扣住本题——“君王之事因是以”( 其实君王您的事也是如此)。结果是:“襄王闻之,颜色变作,身体战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