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幽默艺术(发表于《新课程报》高一人教版2010.1.5)

《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幽默艺术


内蒙古   李锦超



俄国著名作家托尔斯泰说契诃夫是“第一流的幽默作家”,本文则是契诃夫代表性的幽默小说之一,其特点可以概括为以下方面:


1.            夸张手法使作品充满滑稽效应。


夸张手法是幽默艺术中的常用手法,契诃夫在塑造别里科夫这个人物时将这一手法发挥到极致,用大量笔墨夸张地描写别里科夫的“套子”,“套子”成为别里科夫的标志。首先是他夸张的装束:最晴朗的日子穿着雨鞋、带着雨伞、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脸要藏在衣领里,小刀装在小套里,戴墨镜,用棉花堵住耳朵……不分季节、不分场合,这样的装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在别里科夫身上是那么妥帖。其次是他夸张的生活行为:坐车要支起车篷,卧室像一只箱子,床上挂着帐子,睡觉蒙上脑袋,通宵做噩梦……一个唯恐与外界接触的胆小鬼就这样活脱脱地展现在读者面明了。然后是他夸张的思想:口头禅“千万别闹出什么乱了”成为名言、任何事情都要规定清楚、他的论调辖制了一所中学十五年……一个教师却能“辖制”一所中学,影响一座城市,连家庭戏剧晚会都不敢办,这一思想可谓“壮”矣,足以显出别里科夫式的滑稽是多么有影响力,揭示的正是沙俄统治的黑暗。最后是他夸张的死亡,从楼下滚下来,没有摔着,反而是华连卡的一声笑使他离开人世,滑稽相十足。#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2.            漫画手法使作品具有讽刺效果。


漫画手法不以情节的曲折离奇取胜,而重在突出人物特点,以看似平淡的故事和平和语气借助极具个性的人物动作、表情、语言、心理来展示人物的性格。别里科夫正是特点鲜明的人物,这个特点还是他的“套子”。作者将生活中的别里科夫与人们眼中的别里科夫结合起来,形成虚实相生的别里科夫形象:他那比乌云还要阴沉的脸色、发抖的嘴唇、心神不定的搓手打哆嗦、滚下楼摸鼻子看眼镜……这些细节都传神地表现出了别里科夫的特点,战战兢兢、缩头缩脑的动作,忽青忽白的脸色、唉声叹气的样子、闷闷不乐的神情,一个胆小如鼠、性情孤僻、死要面子而惶恐不安的形象如在眼前。作者还有意识地以“恋爱中的anthropos”为题为他画了一张漫画,这张画既是生活的又是艺术的,既是夸张的又是写实的,可谓虚实相生,讽刺效果突出。


3.            对比手法使作品溢满喜剧氛围。


运用对比手法来刻画人物,揭示主题是本文喜剧效果的又一特色,主要有两种情形:一是含蓄的对比,一是显豁的对比。前者重在通过别里科夫思想的无形统治表现人们生活在“套子”环境中的无奈,巧妙的是,作者写全城的人“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写信,不敢交朋友,不敢看书,不敢周济穷人,不敢教人念书写字……”一连六个“不敢”,突出了别里科夫式思想给这座城市的“辖制”,转而写别里科夫在家里的生活:“风推着关紧的门,炉子里嗡嗡地叫,厨房里传来叹息声——不祥的叹息声……”使读者想到,这个人又是多么的虚弱不堪一击啊。后者写新旧思想的对比,柯瓦连科姐弟两的思想恰与别里科夫形成对比:华连卡骑自行车,涨红着脸,别里科夫脸色从发青变成发白;华连卡快活、兴高采烈,别里科夫却站住、瞧着不知如何是好;华连卡纵声大笑,响亮而清脆,别里科夫灰溜溜回到家中静静地躺在床上,从此离开了人世。这样写,目的在于使作品的喜剧氛围浓郁,同时反映了人们对别里科夫式的反抗、对自由生活充满希望的光亮,使作品的思想意义进一步提升。


(责任编辑:张彩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