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教材,挖掘课程资源

着眼教材,挖掘课程资源


北京  李锦超


狭义的课程资源,是指形成课程的直接因素,主要指知识、技能、经验、活动方式、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以及培养目标等方面的因素。而广义的课程资源是指有利于实现课程和教学目标的各种因素。在实际操作中,教师对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更多层面着眼于外部资源:比如电影、电视、信息技术、文献资料等。这当然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本人以为,着眼于教材,充分挖掘教材资源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教材资源属于文本资源,但却是内容丰富、运用方便、联结师生最为切近的资源。


教材资源的主要特点:系统性。因教材资源体例自身的特点,决定了课本资源整合运用更能系统地反映教材自身优势,与学生学习实际结合更为紧密。针对性。课本资源的运用是针对学生学习实际和学习现状而提供的,因此,它更能体现编写者、教师、学生、文本作者之间的某种默契,针对性更强,应用价值更大。


教材资源开发运用的几个主要形式。教材资源异常丰富,存在于教材的方方面面,教师运用教材应该从中发现并摄取其中的营养来补给课堂教学。比如每一单元前的小短文,课下注释,课后研讨与练习,课后附录等。这些看起来细小的材料,却是课堂教学资源重要的补充,是教师组织教学、深化课堂、优化课程时可资借鉴的重要资源。


教材资源的开发,应不拘一格,挖掘内涵,打破常规,以提高课堂教学效率为目的,以提高学生解读文本水平为宗旨,最大限度地利用好教材。下面试举几例:


利用《柳永词两首》课后附录,让学生体会豪放词与婉约词的区别。本课后附了《词话丛编》中引用的一则小故事:“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这是一则绝好材料,有故事,有人物,学生能够从中感受到二人词风的重要区别。特别是用演唱者的性别区别词风特点,生动而趣味十足,用演奏者所用乐器的差异又体现出乐曲与歌词间协调自然的美,学生自然可以感受到柳词的谐婉,体会到苏词的豪迈。这样的描述音乐的方式,又可借助《琵琶行》中“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的特别感受加以强化,学生自然可以增加对文字传达音乐的魅力的进一步理解。


利用《苏轼词两首》课后研讨题,让学生讨论苏轼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思想感情。本课研讨与练习第四题,题干如此“这两首词和以前学过的《赤壁赋》都作于苏轼被贬黄州期间,试将这三篇作品比较一下,看看它们在表达思想感情方面有什么异同。”这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学生对《念奴娇》一词思想感情的理解应是一个大的障碍,一者是材料中的“公瑾”这个人物与主题间存在怎样的关系?为什么会有“人生如梦”的感叹?这与开头“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又有怎样的关系?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是学生较难把握的。如果将这些问题与《赤壁赋》中的一些内容进行整合比较,学生就可以从中发现一些问题。《赤壁赋》中写到了周瑜,其内容是:“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表达自己观点时写道:“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比较来看,学生对苏轼思想中儒释道思想的矛盾统一便会有进一步的认识。


利用《苏轼词两首》注释,让学生感受苏轼的语言魅力,进而增加对苏词思想感情的把握。本课《定风波》对“何妨吟啸且徐行”一句中“吟啸”这样注解:“吟啸,吟咏长啸。”学生从字面意思中不难理解,但仔细让学生体会这几个动词中的“吟”“啸”“行”,其实,学生会觉着不太好理解,特别是“啸”意为“长啸”,“长啸”是什么意思呢?即大声呼叫。而“吟”则是带有唱的意味的一种形式,二者并列其中,从词意来看,不似《赤壁赋》中的“杯盘狼藉”,显然也就不会如此不羁地一会儿高声大叫,一会又是低声吟唱。学生通过这样的思考就会感受到,这里的“啸”其实就是通常所说的打口哨,即所谓的“撮口发出悠长清越的声音”了。同样是这一课,课下注解“回首向来萧瑟处”一句中的“萧瑟”时说“风吹雨落的声音”。我觉着属于不注释还算明白,注了反倒不明白的情况。如果这样理解“萧瑟”,本句意思是说“我回过头看刚才风吹雨落的声音的地方”,岂不费解。可以组织学生讨论,也可通过工具书来认识这个词语的意义用法,如果写风声,那的确是有的,曹操《观沧海》中就有,学生知道“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但那正是“萧瑟”一词的本义,即秋风吹树木发出的声音。可本词却写的是“三月七日”,怎么会是秋风吹雨的声音呢?这里到底应该怎样解释这个词语呢?这会给学生提供更为广阔的思考空间,对苏词思想感情的揣摩会更有积极意义。


其实,就课程资源开发而言,是一个永远也无法说尽的话题,教师的教学智慧就在于对课程资源的合理而又便捷的开发中不断升华。


《着眼教材,挖掘课程资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