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小说的魅力之一(发表于《中学课程辅导》)

感谢责任编辑陈丽茹!


感受小说的魅力


李锦超


吴郡卒


刘义庆


苏峻乱,诸庾逃散。庾冰时为吴郡,单身奔亡。吏民皆去,唯郡卒独以小船载冰出钱塘口,以蘧覆之。时峻赏募觅冰属,所在搜括甚急,卒泊船市渚,因饮酒醉还,舞棹向船曰:“何处觅吴郡?此中便是!”冰大惊怖,然不敢动,监司见船小装狭,谓卒狂醉,都不复疑。自送过浙江,寄山阴魏家,得免。后事平,冰欲报卒,问其所愿,卒曰:“出自厕下,不愿名器,少苦执鞭,恒患不得快饮酒,使酒足余年,毕矣。”无所复须。冰为起大舍,市奴婢,使门内有百斛酒终其身。时谓此卒非唯有智,且亦达生。


(选自《世说新语》)


【阅读指要】


中国古代志人小说,可谓独树一帜。本文塑造了一个能急人之难、临危不惧、足智多谋、处世通达的郡卒。小说开头简明地交代故事的社会环境,接着写以三个情节来完善人物性格,并且借助于环境描写来烘托气氛。小说结构严谨,情节曲折,人物性格鲜明,典型地表现了中国古代志人小说中以表现人物性格为第一要务的写作特点。


尾巴


汪曾祺


人事顾问老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工厂里本来没有“人事顾问”这种奇怪的职务,只是因为他曾经做过多年人事工作,肚子里有一部活档案;近二年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太好,时常闹一点腰酸腿疼,血压偏高,就自己要求当了顾问,所顾的也还多半是人事方面的问题,因此大家叫他人事顾问。这本是个外号,但是听起来倒像是个正式职称似的。有关人事工作的会议,只要他能来,他是都来的。来了,有时也发言,有时不发言。他的发言有人爱听,有人不爱听。他看的杂书很多,爱讲故事。在很严肃的会上有时也讲故事。下面就是他讲的故事之一。


厂里准备把一个姓林的工程师提升为总工程师,领导层意见不一,有赞成的,有反对的,已经开了多次会,定不下来。赞成的意见不必说了,反对的意见,归纳起来,有以下几条:


一、他家庭出身不好,是资本家;


二、社会关系复杂,有海外关系;有个堂兄还在台湾;


三、反右时有右派言论;


四、群众关系不太好,说话有时很尖刻……


其中反对最力的是一个姓董的人事科长,此人爱激动,他又说不出什么理由,只是每次都是满脸通红地说:“知识分子!哼!知识分子!”翻来复去,只是这一句话。


人事顾问听了几次会,没有表态。党委书记说:“老黄,你也说两句!”老黄慢条斯理地说:“我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一个人,叫做艾子。艾子有一回坐船,船停在江边。半夜里,艾子听见江底下一片哭声。仔细一听,是一群水族在哭。艾子问:“你们哭什么?”水族们说:“龙王有令,水族中凡是有尾巴的都要杀掉,我们都是有尾巴的,所以在这里哭。”艾子听了,深表同情。艾子看看,有一只蛤蟆也在哭,艾子很奇怪,问这蛤蟆:“你哭什么呢?你又没有尾巴!”蛤蟆说:“我怕龙王要追查起我当蝌蝌时候的事儿呀!”’”


选自:《汪曾祺作品自选集》


 


思考:你认为对林工程师的提升,人事顾问“老黄”持什么态度?


【阅读指要】


汪曾祺是一位奇才,他的小说也是以奇著称。本文作于1983年,属于新笔记小说,通过人事顾问的寓言故事,表现了作者对知识分子命运的关注这一深刻的主题。题目《尾巴》本身就颇值得思索:水族们的哭声是对尾巴的担忧,蜕变之后的蛤蟆的忧虑很值得回味。权威之于人的命运竟是如此深切而具体。小说既关注现实流弊又反思历史根源,既轻松自在又深重如斯,既平和冲淡又委婉含蓄。真是令人叫绝的文字。


阅读小说《温少庭》,完成后面的题目。


温少庭


赵明宇


解放元城那一仗,从半夜打到天亮,从天亮打到天黑,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儿,城周围散布着一堆堆篝火。


这一幕,像电影一样在温少庭脑海里放映了60年。


那年,19岁的温三和刘七都是抽上来的民兵,为解放军抬担架。部队在温三的村子里集结。打仗前的那个晚上,温三和刘七开小差,到温三家里去了一次。温三家里穷得连房子也没有,住的是玉米秸秆搭的窝棚。温三的娘瘸着一条腿,爬起来给他们烙大饼。饼还没有顾上吃,集合号吹响了,俩人就向外跑。温三的娘紧走几步,把大饼塞到刘七的怀里说,你们哥俩一起吃。


伏在战壕里,温三说,刘七,你怕不?刘七说,你呢?温三说,不怕。


温三说,咱们交个朋友吧。刘七说,交了朋友就是亲哥俩了。


话刚落音,枪响了。仗,打起来了。


温三和刘七深一脚、浅一脚地飞奔,一双担架不知抬了多少人。刘七觉着前面一沉,温三倒下了。温三躺在刘七的怀里,脸上抽搐着。


温三,温三。刘七大声呼唤着,温三闭上了眼睛。


元城解放了,区长亲自给刘七戴红花。刘七说,我不配。温三把命都搭上了,我和温三相比,太幸运了。民兵团解散,刘七没有回自己的家,直接推开了温家的门。


刘七跪在温三的娘面前喊了一声娘。温三的娘说,孩子,你走吧,你也有父母等着你尽孝。再说我是个瘸子,不能拖累你。


刘七说,娘,你就当我是温三吧,我还活着。刘七改名温少庭,在温家住下来,和泥垛墙,建起一座泥巴屋。


刘家人来找到温少庭时,温少庭正在粉刷新建成的房子。刘家人说,家里为你定了一门亲,等你回去延续香火呢。温少庭给刘家人跪下了,说你们就当我是温三吧,刘七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


一次又一次,刘家人哭瞎了眼睛,温少庭还是那一句话,在温家扎了根。刘家人只好搬来区长劝说。温少庭领着区长来到村东的小树林,指着温三的坟说,那就是你们要找的刘七。


生活总算平静了,温少庭常常背上娘赶集上会,都夸温少庭是个孝顺儿子。


1963年,村里饿死了不少人。温母两腿浮肿,像洗脸盆一样粗。温母是烈属,理应受到政府照顾,温少庭却不去领救济粮。温少庭说大家都在挨饿,咱们多吃一口,别人就要少吃一口。温少庭到田里去抓蛤蟆,抓老鼠,解剖了,做得精细,让温母吃。温母只知道肉香,儿子孝顺,却不知道嘴里嚼的是何物。不久,脸色红润地挺过来了。


温母说,孩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得过一家人啊。就央求媒人寻一个妇道人家。可是温家实在是太穷了,温少庭的模样长得也差,哪个女人愿嫁?一天天拖下来,温少庭白了双鬓。


家里没女人,温少庭手捏缝衣针做棉衣,一双手被扎得血肉模糊,两只眼被油灯熏得通红。新棉袄穿在温母身上,温少庭笑得脸上开了一朵花。


要过年了,温少庭天不亮就起来了,去城里卖羊。天黑时,温少庭怀里揣了一斤年糕。望着温母坐在土炕上吃年糕,温少庭觉着清汤寡水的日子格外温馨。


温母活了一百岁。扛幡摔盆打发温母入土,温少庭解下孝衫,去了村东的小树林。


是个午后,阳光暖暖地照耀着新建起来的元城解放纪念碑。温少庭用手归拢着花白的头发,觉着很累,靠在纪念碑后的一个小坟包上睡着了。


一闭上眼睛,他的脑海里又一次映现出那熟悉的一幕:解放元城那一仗,从半夜打到天亮,从天亮打到天黑,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儿,城周围散布着一堆堆篝火。


(选自《百花园》2009.11


1.分析下面句子的含义。


新棉袄穿在温母身上,温少庭笑得脸上开了一朵花。


望着温母坐在土炕上吃年糕,温少庭觉着清汤寡水的日子格外温馨。


2.作者说“是个午后,阳光暖暖地照耀着新建起来的元城解放纪念碑。温少庭用手归拢着花白的头发,觉着很累,靠在纪念碑后的一个小坟包上睡着了。”有怎样的用意。


3.简要说明小说结尾的作用。


4.简要分析温少庭这个人物形象。


感受小说的魅力之二(发表于《中学课程辅导》)

感受小说的魅力之二(发表于《中学课程辅导》)

感受小说的魅力之二(发表于《中学课程辅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