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诲 感受经典(第12研修会届中华文化杂感)

聆听教诲    感受经典


——第十二届中华文化研修会杂感


北京市第十八中学  李锦超


2012712日至18日,第十二届中华传统文化研修会在香港中文大学新亚学院召开。这是由中国教育学会高中教育专业委员会主办、素书楼文教基金会(台湾)、香港中文大学新亚学院、中华传统文化研修会(香港)协办、新亚中学承办的海峡两岸四地——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共87位高中教师参加的传统盛会。


本次研修会的主题是“《论语》中的‘和’与‘中庸’”。来自清华大学的钱逊教授和来自台北艺大的辛意云教授分别作了同题报告,香港中文大学刘国强教授做了题为“儒家价值观的现代意义”的报告、志莲净苑梁瑞明教授做了题为“‘仁者不忧’与孔颜之乐”的报告,香港公教教研中心神父徐锦尧做了题为“儒家的中庸与天主教的神圣概念”的报告。


两岸四地,薪火相传,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与“中庸”再次成为这次会议的关键词。大家怀着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敬畏之情和虔诚之意聚会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人文馆,聆听不同地域的学者的解读,畅谈自己的阅读感受,与时代紧密结合,与思想息息相关,与文化息息相通,共同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促进社会和谐进步、提高华人道德素养做着同一件事情。


钱逊教授就《论语》来看“和”与“中庸”,提出了“和”是人事追求的最高理想的观点,所谓“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并非无原则、并非四方讨好、并非谁也不得罪。其实,这是人们处事的根本态度,是以“仁”“礼”为基础的精神愿景。“和”代表着一种秩序,是以“和实生物”的宇宙观为基础的,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观念,值得珍视。


辛意云教授长期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从文字学的角度来审视“和”与“中庸”间的关系,给人一种着眼汉字文化、关注汉语流变、审度传统文化的扎实感。先生提出的“礼”是上古文化的核心、关于春秋时代 “礼崩乐毁”的重新解读、孔子对周礼的肯定与继承、人类生命的觉醒与自我调和的发展、“和”的达成与“仁”的觉醒是“中庸”发展。这些具有流变色彩与继承发展的观点,对于进一步弘扬儒家礼乐文化和中庸理念有着重要参考价值。


刘国强教授从思辨的角度来思考儒家文化的价值观和现代意识间的关系,特别是从儒家关于真美善的最大价值超越了情愫的角度肯定了其合理的人伦观。从基础层面解读儒家天人合一的人本思想与超越自我的弘道观,肯定了人之于精神世界的感通圆融;从礼教规范层面,指明儒家伦理美德的价值意义,从恒常层面说明人之仁心即灵性,是道德的基础或根源。仁心是使主客体成一礼,感而遂通,通而为一,人我合一。人不是常能感通,忘我才能感通他人,太执着、太在意“我”便阻碍与人感通。充分说明了文化教育的重要性。


梁瑞明教授围绕“仁者不忧”与孔颜之乐来谈论孔子内心境界及内在之德,解读孔颜之乐的本质,即仁者之可以无忧而常乐,必是在求建立事功、经历转折之后,亦即但求尽心,真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时候,才会真正“常乐”而“忘忧”。孔子的天命观是不同于进取型天使观、退隐型天命观和观照型天命观的。而是“性命相呼,情境相召”的。这说明孔子的知天命而乐以忘忧,即道将行于天下,仁者不屈道而行不穷于外,正是勉力求道不穷于内的时候。这恰是儒家思想中的被人忽视的一点。


徐锦尧神父有41年的神学经历,他从现实观照的角度来理解现实世界的变化与人伦的特性。他对世界的悲悯情怀来源于他对现实世界的认识与体悟。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在这个没有希望的世界之中,人能够坚守儒家思想中的“中庸”恰是一种人生态度,人生仿佛是一个翘翘板,是永远也无法站到你看到的最高处的,形象而生动地诠释了孔子所讲的“中”与“中庸”的含义。并征引孟子人格中的中庸来传达“中庸”之所谓“恰到好处”的含义,即:清、任、和、时,而最值推崇者当属孔子,所谓信什么做什么的思想。这是具有启发意义的。


文化是需要传承的,是需要普及的,是必需认真对待的。正是这样,来自两岸四地的高中老师们,从自己传承文化、传递文明的生活经历出发,感爱中华传统文化的巨大魅力,感受来自同一血脉的中华文化对自己生命中的文化敬畏和虔诚,大家在文化的氛围中体悟,在文化的探讨中求得共鸣,在文化的思考中触发传承的智慧。这是一项有益而影响巨大的文化生活,更是普及文化、关爱文化、继承文化的重要途径。

感谢高中教育专业委员会对这一活动的大力倡导,感谢香港中文大学对这一活动付出的巨大努力,感谢台湾素书楼文教基金会的全力支持,感谢来自四地同仁的真诚相待和坦诚交流。真的希望能有机会多多参与这样的活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