垆边人似月(散文)

垆边人似月


/李锦超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杜陵人韦庄真是一个天才,将江南美人写得真切而富于生活气息。一个卖酒的女子,仿佛卓文君再生,隐于市中,皓腕轻举,袖袂轻飘,在深秋的明月清辉中,娴静是不紊的举止,她手中定然不是一个大大的酒器,或者就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玉壶,想你乘月华小酌,凝神存想,垆边的女子仿佛就是嫦娥下凡,其飘袂衣舞,其明眸善睐,其微微笑意,浅浅地荡漾在女儿红的微醺里。这一幕,唤醒了多少人的江南梦。哪怕横尸于此,魂断于斯,亦绝不后悔,因为,篁竹幽深处是婆娑的江南月,她也曾醉倒在藕叶深处。


是江南。这是小桥与流水屈曲蜿蜒的世界吗?可是,我没有韦端己幸运,因为,画船不见,眠不成,只有淅沥小雨在斑驳的石板路上寂寞地敲响那支曲子让我听。我听不出是“江南好”还是“如梦令”,因那曲调太过古老。乐天的吟唱泛着春意,东坡的吟哦溢着秋思,江南,带着浅浅微笑,在嫚立于唐诗宋词的婉曲和低回中,仿佛泛着荷叶荷花清香的荷塘,在幽幽的月光中,悄悄地生长,生长在一个诗意的花朝露秋,直到闭目遐思,被湖畔袅娜的柳枝搅扰,然后,又暗暗低眉,看小径上泛绿的苔藓和苔藓里叫不出名儿的小虫子。


不想被人裹挟,但不能不被金钱要挟,在游走江南的每一刻,都与孔方兄纠缠不清。水乡的水中泛着铜绿,水乡的石桥散着经济的气味,要寻找到一个吴侬软语的阿婆,其实比寻找安静更艰难。雨中,清静了许多,赚足了的商贩或许躺在沙发上痴想明天,掏空了腰包的游人们只想赶紧回转家园。我呢?孑然游走在江南一个小镇的叫不上名儿的小河边,河面上有一只瘦弱的乌篷船,我不知道这只船是不是阿Q也曾坐过,七斤嫂是不是也曾摆渡过,但它,现在安静地斜横在绿绿的水中——但这里,的确不是野渡。


然而,我却真实地在绍兴。没有闻到女儿红的醇香,但到处都飘着回香豆的味道。孔乙己真是一个读书人,“回”字还有那么多种写法,他黑黝黝地站在咸亨酒店的门口,身子还是那样的弯曲,但似乎不像树人先生笔下那么猥琐了,他似乎对目前的工作——与前来光顾酒店的客人合影留念——甚为满意,但他的表情总是那么刻板。店内,热火朝天。


寻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对面是一位身着青花瓷旗袍的女子,桌面上一碟回香豆,一碟水煮花生,一杯酒。她的眼睛在窗外游移,可窗外,是迷濛的雨雾。她侧着身子,表情平静而恬然,仿佛眼前的酒与回香豆与她无关,剪影在窗前成就了一幅画,古意流荡。这一幕仿佛在哪儿见过——黑漆漆的木窗,黑漆漆的木桌,黑漆漆的木凳,古雅的女子,安闲地表情,眼眸朝向窗外,似乎望着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望,平静与安然从她均匀的呼吸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热闹与安静,这是一对天敌。江南,小镇,酒店,雨天,它们却真实在生存在一个空间内。女子长发飘逸没有束成髻,发间也看不到簪钏之类;青花旗袍上的桃形纽扣精致典雅;她的面前不是可乐,不是红酒,而与我面前的酒出自同一大缸,女儿红。雨雾空濛中,嘈杂酒馆里,她仿佛来自另一世界抑或另一时间,她娴静坐定,面向窗外,似乎用心倾听微雨江南的朦胧。


征得女子首肯,给她照一剪影,她微微颔首,嘴角掠过一丝理解的笑意,继续望着空濛的窗外。突然想起郑愁予的《错误》: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蛩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这一幕如此真切,如斯精致,仿佛还能听到那达达的马蹄声,渐响渐远,在雨的曲子里,奏响江南的梦呓幻曲,眼前的女子,曾是郑先生笔下的温婉闺中梦里人吗?


我也如许多行人一样,只是一个过客,短暂的停留只是安慰一种劳顿的心。春暖花开与冰天雪地一样,任何一处驻足只不过是被古人的一支笔牵引而来,留连栖迟,只为体会一种难得的诗意。而这一回,我在酒馆僻静处的瞬间记忆让我多了一种希望,那就是在熙攘与喧嚣中,与我一样,有寻觅古人诗意足迹的同道。或者是婉约女子,或者为豪放男儿,或者是鹤发老叟,或者为青春少年,总之,在寻找古意与感受诗意的寂然途路中,有偶尔会心的一个微笑。


与她礼貌点头,我离开酒馆,我仍然如前般彳亍游走,在雨雾中,在青石路上,我不知道会不会走入悠长寂寥的小巷,也不知道能不能逢着一个哀怨忧愁的丁香姑娘。我也并不想真的逢着这样一个姑娘,忽然想起妻子特别喜欢的一部诗一样的电视剧,那名儿实在记不得了,但在乌镇演绎的一个浪漫故事,一个眼神,一声长叹,一个阁楼,诗一样的生活,被水乡的情韵激荡成一幅水墨画。


垆边人似月,永远浪漫的江南,在晴时,在雨时,在醒时,在梦时……



 



垆边人似月(生活随想)

《垆边人似月(散文)》有1个想法

  1. 雅兴尽在书卷中。先生若遇江南泥石流,珠海海堤淹,长江冲缺口,水库大坝掀之时,雅兴一定很美,散文也会很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