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探究”

说“探究”


文\李锦超


“探究”一词在高中语文的教学中是一别样的风景,这大约源于《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中对高中语文“课程性质”的中的表述:“高中语文课程应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审美能力、探究能力,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终身学习和有个性的发展奠定基础。”(人民教育出版社《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P1)。于是乎,在高中语文(其实还包括职业高中语文)教学中,就刮起了强劲的“探究”风,也使某些“探究研究”者收获了或多或少的名声,甚至还成为了语文教学中的所谓的“专家”。于此,我想表达两点悖逆的看法。


一.“探究”是什么?这似乎在专家们眼中是一个傻到不能再傻的问题,但是,我以为,这必须是一个搞清楚的问题,否则,一切研究只能是背道而驰。


“探”是什么?《说文解字》中说:“远取之也。”换一句话说,大约应该是:从远处选择。我不知道这样理解是不是正确,但有两个关键词:一是“远”,一是“取”。那么,“究”是什么?我没有在《说文解字》中找到它的解释,在《易说卦》中这样说:“推寻也。”换一句话,大约应该是:推断、找寻。那么,把这两个字连在起,大约应该是《现代汉语词典》中对“探究”一词的解释:探索研究;探寻追究。这个解释显然是两个意思,前者侧重于以“探索”的方式去“研究”;后者侧重于以“探寻”的方式去“追究”。那么,在高中语文教学中应属于哪一个呢?从表述来看,这是三种“能力”:语文应用能力、审美能力、探究能力。既然是“能力”,我想,这个“探究”应是两个意思并存的,也就是说,语文课程要使学生具有探索研究的能力和探寻追究的能力。这两种能力为什么就是“普通高中”课程的性质呢?数学不需要探索研究能力吗?数学也不需要探寻追究的能力吗?中学课程中又有哪一个学科不需要这样的能力呢?


那么,我们的高中语文到底还是语文,怎么就成了“通用的技术”?那些探究专家们是怎样研究“语文探究”的呢?如果不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一个例子,似乎可以给我们一点启发——“语文教学的目标是什么?笔者认为,是在语言表达形式的学习中,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语文素养包括功能性和非功能性两方面,即语言素养和精神素养。语言素养主要指对语言的积累、感悟、理解、运用的能力、方法和习惯。精神素养主要指感性的人文精神和理性的科学精神,前者如良好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审美情趣、文化品位等,后者如求真、质疑、探究、创新的品质等。”(《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2.10P14)从这段文字中不难看出,“探究”是属于精神素养范畴中的“理性的科学精神”范畴的能力。那么,“理性的科学精神”是什么呢?那就先看看什么是“科学精神”吧:“什么是科学精神呢?简单说科学精神就是:实事求是,勇于探索真理和捍卫真理。具体说来科学精神包括求实精神、创新精神、怀疑精神、宽容精神等几个方面。其中最主要的是求实与创新。不求实就不是科学,不创新新科学就不会发展。怀疑精神与宽容精神是派生出来的,而且两者不可偏废。单纯怀疑和单纯宽容都是不足取的,而且容易引向邪门歪道。”(《科学与无神论》20003期)读到这里,我真的是“无语”。别说加上“理性”这一深不可测的哲学术语了,单就科学精神就是一头雾水,因为,这里又出现了一系列的“精神”:求实精神、创新精神、怀疑精神、宽容精神等。


据此,我们大可得出一个结论:语文中的“探究”其实是一个不着边际的花式概念。是将各式大帽子大概念堆砌起来的虚无缥缈的东西。


二.怎么“探究”?我们固然不必在专家们的高深理论中“探究”什么了,只看看我们的高中语文教学中是怎么探究的,就可进一步证明我对“探究”的理解了。


“例如研读《鼎湖山听泉》时,一位学生疑惑不解地问道:写登山时‘陡觉轻快’的感觉跟写鼎湖山泉水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笔者意识到这是一个贯穿全文、能把学生带向深度解读的问题。于是适时改变了教学计划,引导学生进行层层剖析。第一层:‘陡觉轻快’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身心了无杂尘,摒弃了私心杂念,有一种超脱之感。第二层:为什么进入清澈透明的境界会使身心了无杂尘?笔者给学生补充了相关诗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联系亭内楹联‘到处已无尘半点,上来更有碧千寻’进行揣摩,学生慢慢领悟到清澈透明的自然环境能够提升人的精神,令人身心俱净,杂念消除。‘深得此中精神’中的‘精神’和‘令人点头会意’中的‘意’均是指这一层意思。第三层:造就清澈透明的自然环境是谁的功劳?学生很快意识到是鼎湖山泉水,泉水是鼎湖山的灵魂,孕育生机,滋润万木,使鼎湖山枝繁叶茂,呈现出一个苍翠世界。通过层层剥笋,‘陡觉轻快’这一感觉泉水之间的关系显露,同时教师帮助学生找到了隐藏在字里行间的一串珍珠,把握了文本的关键所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2.10 P24


之所以录了这么复杂的一段话,就想说明一个问题:怎么“探究”。这个探究过程很是详细,完全可以看出是“怎么”“探究”的:学生比教师聪明,这就是探究中最常见的一种感觉了。因为,这位老师在备课时并没有发现学生提出的问题,在自己授课过程中,原本是没有这个“贯穿全文、能把学生带向深度解读的问题”,可见,学生原本是不必老师去教的,他提出的问题老师都没有发现,其探究能力并不是老师培养出来的,而是“头脑里固有的”,或者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语文还用承担“探究”的重任吗?不必。第二,这是学生在探究还是教师在探究?学生有疑,教师提了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实在不属于“探究”的领域,只不过是课文信息的较深入理解而已。换言之,这根本就谈不上“探究”。但在课程标准之下,大家都在云里雾里地用“探究”来装点门面。


一句话,所谓“探究”,只不过是某些教师脸上的一块布而已。


三.“探究”什么?这似乎应该是一个问题。我们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意义,那就是探索研究什么;探寻追究什么。这理解大约还可以成立。


我曾经听过一节课,这节课“从《祝福》到《彷徨》中的女性诉求”,这是一节可谓极其“宏大”的课,对于一个高中学生而言,似乎在做着硕士学位论文,这是课题给我直观感受,但其课程内容却并未完成这一宏伟的教学目标,这个探寻追究、探索研究超越了高中生的学习范围,据“作课人”讲,历时八周,完成这一雄伟的探究目标,真的令人肃然;还有一节“《诗经·魏风·氓》质疑提问起始课”学生按顺序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问题大得让人吃惊,比如:《氓》中女性对现代都市女性有什么启发?这种质疑探究精神让听课者五体投地。


再举一个例子,“诗词鉴赏课上,通过引导和训练,有学生质疑‘月落乌啼霜满天’一句,因为据生活经验可知,‘霜’是不可能‘满天’的,只能‘满地’。还有学生说,‘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无法理解,因为房间里不可能有‘霜’的。这些疑问都是有价值的。”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2.11 P10)真的看不出来,高中诗歌鉴赏课上,学生提出这样的探究问题有什么价值。这些学生的“生活经验”真的苍白,这些学生的“语文素养”真的低劣。


一句话,没有看出语文探究的真正价值在哪里。


三个原本不应该是问题的问题,算作我对“探究”的一点“探究”。


说鈥溙骄库潱ㄉ钏嫦耄

李锦超博客:http://blog.sina.com.cn/nmglj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