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专家及其他(随笔)

冬至、专家及其他


\李锦超


冬至过了几天了,说明数九也有几天了,可到底是几天呢?我真说不清,因为,我的大脑和这几天的天一样,属于极度污染状态,原来啊,这雾霾不仅影响交通、呼吸,还切实地影响到了我的光光的脑袋,这时,我还真担心了一把,万一,这雾霾影响了我的头皮,我的头皮一旦生气或因气滞导致血瘀,再不长头发该怎么办呢?虽然,我每天都要把长出的头发剃掉,听着自己剃刀发出的脆响,我的头异常光亮起来,但是,保不齐,我哪一天心血来潮就像当年心血来潮剃光一样地想要留一披肩长发,而受雾霾影响长不出头发来,我该向谁索赔呢?


对了,这雾霾真的让人头疼呢。大家竟然把口罩都抢光光了,新闻里是这样说的,还煞有介事地说什么样的口罩可以过滤掉什么百分之二百五呢。不管专家们说什么,我大抵都不会相信,因为,这些专家们说话是从来都不负责任的,看他们在屏幕前正襟危坐、人模狗样,不对,应该是狗模人样,反正都一个熊样儿,俨然行业内权威模范的样子,其实都说着些不能实现或者不打算实现甚至只是原本就不可能实现的废话,因此,我不听专家建议,更不信专家说法。但,我相信口罩卖光的消息,因为,有许多人还是特别相信专家们的,听炒股专家钱赔进去了,听房屋专家你只能租房子,听教育专家你的儿子就可能被作贱,听法律专家你一样不能把公平讨得回来。但专家们的话可以反着听,他们推销口罩,你就卖一个防毒面具好了;他们建议不要户外活动,你只能被老板炒鱿鱼,卷铺盖卷儿回家吧。不过,听了专家们的话,我竟怀疑这些雾霾专家应是某口罩生产厂的顾问之类,因为,雾霾使口罩企业大赚了一把,在农历2012年最后的一个月里恐怕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像口罩一样成为中国人民最富有特点的标志了。当然,我还是相信专家们对中国制造业乃至中国农业的贡献的,因为,制造口罩是需要纱布的,纺纱是需要棉花的,棉花是需要棉农去种的,种棉是需要种子,种子是需要专家去研究的,真的很兴奋,专家大大地赚了没有任何卫生费的广大人民群众一把。


似乎跑得太远了点儿,还是说冬至吧,冬至和专家怎么扯在一起呢?我也不知道,不过,冬至这一天我是躺在床上养我的不争气的肚皮呢。原因很简单,我的原来还算饱满的肚皮突然不与我合作了,它吵着闹着,自作主张,曾经吃嘛嘛香的我那肚子开出了禁行罚单,一下子不让进食了,疼痛难忍啊,这使我原本痛觉异常敏感的身体一下子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就像这几天的马里或者叙利亚或者缅甸或者阿富汗,反正,疼得我死去活来。这又让我想起曾经一年冬天,肾结石疼痛,前胸后背,左心右肺,无处不疼,无处不痛,大半夜,妻子领着刚会走道的儿子,将我送到医院,血常规、B超、CT诸如此类的检查进行了一大堆,楼上楼下,有电灯没电话,跑来奔去,天亮时,经过许多科学仪器和专家们的诊断后,终于给了我一个结论:肾结石。可,我这个时候已经不怎么疼痛了。我无意冒犯专家大人,但对他们如此严谨细致、丝毫马迹不肯放过的敬业精神表示感谢。那次疼痛还是发生在地广人稀的内蒙古,如果像我今天这样生活在皇城根下,我是永远也排不上队挂不上号也就看不成病也就见不上专家开不了药方。因为,人家有专门的职业人士替人挂号,挣点辛苦费来养家糊口的,专家就建议严厉打击号贩子,但是,专家们的话还是白说了,我还是挂不上专家号。


冬至,躺在床上。电视里纳森在播报新闻。我躺在床上估计着,纳森昨晚是不是肠胃不舒服,他两次出现失误,有损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其实,我挺喜欢纳森这个小伙子的,他播报新闻不温不火,声音干净利落,特别有一种躺在锡林郭勒大草原听秋雁的鸣叫那种感觉,真的很有意思。五年前吧,在一个桌子吃饭,我对面的小伙子,小平头,牛仔裤,蓝花格衬衣,文静地低头吃饭,脸上显得很疲惫,胡子拉碴,似乎很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时,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提议:大家举起杯来,为纳森老师接风,感谢他光临——这时,我才想起来,噢,坐在对面的小伙子就是纳森,它要主持明天的一场颁奖典礼。那天的颁奖晚会上,似乎没有专家,据说,唯一的专家是一位街头拦车开罚单的交通警察,其实,这个活儿是不需要技术的,会写数字,完全可以搞定!


冬至是要吃饺子的。这是我小时候就听我奶奶说的,奶奶不是民俗专家,她对于冬至为什么吃饺子是讲不出历史渊源的,但奶奶很能实践,冬至这一天,我们家雷打不动一定是吃饺子。饺子馅儿也雷打不动一例是胡萝卜羊肉馅儿加少许韭菜,红黄白搭配恰当,尤其 ,这那羊肉,红白相间,一定得搁一点儿羊尾巴油,奶奶说,这样,饺子才好吃。奶奶这一笃定的坚守吃冬至饺子的精神影响太深刻了,直到如今,我家大大小小天南地北的人都会在这一天吃饺子。但这个冬至,我的肚子极力对抗我的胃蕾,我的肚子罢工,我躺在床上,听着纳森说:新闻频道,稍后继续带您看新闻。


冬至过后,天冷得厉害。紧接着河南省一位名叫厉害的女子出事了,当地的官员与专家在电视里说东道西,就是不承担责任,紧接着,山西也出了事,也厉害着呢,专家们仍在电视里絮叨得没完没了,紧接着大西南也出事了,厉害着呢,乡民们和他的泥土终于成为一体了,专家们也在不停地说叫,甲流又流行了,专家们高声喊叫,闯黄灯的杰作是哪位专家的专利,但似乎没有人买账,终于还是绿灯胜出,一场寒冷,如冬至一般向人们亮起了红灯,因为,专家们正在电视里解读为什么蔬菜会涨价,记者还煞有介事地用20元买蔬菜呢——真不知道扛着摄像机手持中央电视台标志的话筒能采访出几句真话——这不得不让我想起:我不幸福,我姓曾!这时,那位脸黑而较长的主播转述某专家的话:物价小幅上扬——这句话后半部分肯定是真的,剩下的,一样不用听,而后半部分,大家都知道,还用专家说吗?


冬至,过去了,雾霾什么时候过去呢?


还是问问元芳吧,千年前的他,堪比现在的专家。


冬至、专家及其他(生活感悟)


 






         李锦超博客http://blog.sina.com.cn/nmgljc

《冬至、专家及其他(随笔)》有1个想法

  1. 《新课程》G4纯教育类刊物,全国公开发行,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等各权威网站全文收录,三号齐全,全国各大邮局均可订阅。
    且有省级报刊可发表,CN刊号,出刊快,费用低,全国公开发行,知网全文收录。
    咨询QQ:309320095,手机:18310276099
    责编:张焕君,诚邀各地区实力代理合作
    投稿邮箱:zhanghuanjun2008@126.com(注明:姓名,单位,电话,Q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