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教师节’

乱弹“教师节”


北京/李锦超


再过一个小时,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十九个“教师节”了,作为教师,我没有感受到节日的快乐与兴奋,不想忘掉这个节日,只是觉着我不该忘掉它,因为,在我的心里,这个节日是对许多教师内心的一种刺痛。


如果说节日,那么,我想中华人民共和国有许多节日的,比如:三八节、清明节、护士节、中秋节、老人节、国庆节等等节日,不知道能数出多少个,只是有的节日隆重异常,有的节日黯淡无光,有的节日轰轰烈烈,有的节日死气沉沉,这其实反映出来的是人们对于节日的态度和重视程度。当然,商人想到的是经济,官僚想到的是权力,乞丐想到的食物,各人的需求不同,对于节日的需求自然是不同了。


教师节,是教师的节日,大概可以这样说,因此也就谈不上有谁知道或者不知道,有谁要庆祝还是不庆祝,都只是个别人的偶然想法而已。1985年,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个教师节,这一年,我上了一个不入流的师范大学,用如今的话说,应该是一个“准教师”。当年的教师节怎么过的呢?其实是没有特别的印象的。只是,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的一位曾先生给我们这些新入学的“准教师”们做了一场报告,题目内容是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他的一句话却一直没有忘记:轰轰烈烈第一个,红红火火第二个,以后嘛,你们猜去吧。


曾先生真的不愧是社会科学院的先生,他说的真是对极了,在师范大学的校园中,我度过三个教师节,不幸都被先生言中。毕业之后,大部分同学都没有当教师,我不敢说是曾先生的讲话给予他们什么启发,但是,客观上,说明了教师并不是一个让人感到满意的职业。虽然,总有一些人在特定场合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高帽子足以把人吓死,说这样话人的,大多没有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我实实在在地成了一个教师,但我不敢说自己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一者没有工程师执业资格证,再者对于灵魂的有无树人先生都说不定,何况我辈?因此,教师,这只是我用来养家活口的唯一的职业。我把它当作我的依靠,把我的一位导师对我的评价作为座右铭: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教书。这就是我的生活。这一鼓励使我倍感兴奋,工作倍加努力,1994年,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个教师节之际,我用当时我的校长的话说“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内蒙古自治区(青年)优秀教师,因此还晋升了一级工资。这个时候,我是多么得自豪啊。这一鞭策,我便更加有了干劲,有了力量。2007年,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十三个教师节之际,用我们市长的话说“当之无愧”地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可是,这一全国荣誉称号却没有晋升工资,一个刻着“全国优秀教师”字样的不锈钢水杯是留给我唯一的记忆。


这只水杯静静地躺在一个箱子的一角做着它的美好的梦。我不知道它梦到了什么,梦中是不是会有对过往的记忆或者对未来的憧憬,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用过它,因为。这样的杯子,我有许多个。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迎来我第二十九个教师节了。可是,我努力地感受节日的味道却没有感觉到,节日的气氛和过节的兴奋实在是那么遥远,——也许是我老了,对于节日已经失去了好奇和激动吗?


但是看了一篇文章,让我觉着心里真的不好受。这篇文章的题目叫《教师的幸福在哪里》,似乎还有一个副标题“写在第29个教师节来临之际”。2012年最让人发笑的事就是一个可笑的问题“你幸福吗?”2013年第29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有人改变了发问方式:教师的幸福在哪里?好长好长的一篇文章,其中讲了许多高尚的道理,没什么新奇的,倒是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这位用孟轲老先生的一句话为教师的幸福作注释,这话就是孟老先生的“三乐观”(我这样称呼不知是否恰当),因为,这里面的第三“观”在教育界是最被崇尚的,只要翻开中国学校名录来,你是不难看到××育才学校、××英才学校的名号的。


看看孟老先生怎么说的吧: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孟子·尽心


我不想说教师的幸福在哪里,因为,陶元亮说:不足与外人道也。幸福在哪里?只有教师自己知道,工资能有几个大毛,茅屋有几个平米,恐怕与“外人”道也没有人相信。我只是想说,孟老先生真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两千多年前,就知道生源的重要性,就知道教师其实就这么一回事儿,遇到好学生就可以教好,遇到差学生照样无“技”可施。


我说这话也许会有人不相信,咱不妨看看孟老师怎么说。首先,孟老师的前提是“君子”。那么,“君子”等同于“教师”吗?哪个教师说自己是一君子呢?因为,“君子”是这样的人:“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制也。”这句话应该是《左传》中的吧。内容很是具体,君子属于“劳心”者。孟老师这样说:“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原来,“劳心”者是“治人”者,“劳力”者是“治于人”者,通俗地讲,劳心者是领导,劳力者是百姓。从此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教师的幸福在哪里,这个问题不是教师自己回答的,只是“官方”的理解。


知道君子这个前提,也就不难理解“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这句话了。这句话的关键词有三个:得、英才、教育。孟老先生不愧是儒学大师,仅次于孔老先生的亚圣,他知道“教育”的真谛:得天下英才然后教育他。孟老师大约是最早了解到教育质量取决于“生源质量”的“老教师”了。如今,天下生源大战似乎已成孟老先生生活的战国时代了。不惜一切代价争取优质生源,玩儿出各种花样来标榜自己的教学质量,却不敢像孟老师那样坦荡荡地承认自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的结果。


我说这话,一定会有不少既得利益者不同意。因为,这样的学校往往校长会名利双收,校长也会因大量慕名而来的择校生带来的巨大的金钱稍稍安慰一下那些劳力者,这些劳力者又自以为是天下最优秀的教师而沾沾自喜,因为,他们也分到了一杯汤。


呵呵,再过一个小时就要到第二十九个教师节了。在没有节日气氛的节日里,写几句不冷不热的话,来纪念我那第二十九个教师节,向两千年前发现教育真谛的孟老师问好:教师节快乐!




 


李锦超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nmgljc


李锦超中华语文网博客:nmgljc.blog.zhyww.cn

《乱弹‘教师节’》有1个想法

  1. 轰轰烈烈的第二十九个教师节和后来的中秋节没有福利吗?我收到学生送我的一个杯子,算安慰奖吧!除此之外,没有发一分钱。因为今年事业单位管得严,不能发。引用原文。因为我们是干部,属于事业单位。要坚决响应党的号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