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卿相文中子(买书与读书系列之一)

买书与读书系列之一:布衣卿相文中子


/北京 李锦超


买到《中说》是件偶然的事情,那天,天下着雨,在街上随意走动,并不是想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或者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只是想,在雨中,随意地走来走去,看车子溅起的水花如何沾湿路人的衣服,听冒雨的小贩如何忽悠路人衣袋里原本不多的几个钱,心里想,这样的时光,其实原比憋在办公室里舒适。就在听一位老人喊自家的小狗时,雨停了,天渐晴了,路边儿的一切便活跃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那辆拉着许多书店中不怎么买的书又出现在了路边儿的一个犄角里。


像往常一样,我会在人们翻了不知多少回的书堆中再翻一次。那位膀大腰圆的售书人已认识了我:光头大哥,不忙啊。我赶紧回答:不忙,不忙。也会回问一句:几天不见了,在哪儿发财了?嘿嘿,售书人说,发财啊,想也没想过。


这时,我发现了《中说》,就在那些算卦书籍的下面,不知道,那些书是不是算出来,它们下面的这本书会跟一个它根本不相识的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样,我便与《中说》相见了。于是,我用了几天时间和它里面的文字对晤,和它的作者对话,和现实中那些相类相关的事情对接。真的,我说,我遇到了一位白衣卿相,我感受到了一个别样的文人。


一生布衣,孜孜于教,门人千百,名流甚众。想到在初唐时期活跃在唐朝政治舞台上的那些人,展开史册,他们一定会赫赫然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河南董常,太山姚义,京兆杜淹,赵郡李靖,南阳程元,扶风窦威,河东薛收,中山贾琼,清河房玄龄,钜鹿魏征,太原温大雅,颍川陈叔达,祁县王珪……不必再列举了,因为,这些名字是与初唐时期政治、文化紧紧的连在一起的。说起这些人的老师,却只是一介平民,一生并未为官作宦,他便是《三字经》中提到的“及老庄”的文中子。


文中子,据他的学生杜淹所著《文中子世家》记载,姓王,名通,字仲淹。他的祖上可以追溯到有汉一代,他之前,著名的人物也还是有的,比如王玄谟。在《南史》《宋书》中都可以找到传记的,王玄谟的胞弟王玄则是王通的六世祖,王玄则的孙子王虬在北朝北魏太和年间任过并州刺史,人称晋阳穆公,王虬的儿子王彥人称安康献公,王彥的儿子王隆就是王通的父亲。


如今,在山西省万荣县通化村还存有文中子祠,正殿内有三尊塑像,从左到右人分别是王绩、王通、王勃。就读书人的角度看,王通左右两边的人都是名声在外的人。说起王绩来,人们马上会想起“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浮生知几日,无状逐空名”“琴伴前庭月,酒劝后园春”。如此句子恐怕许多人都可记起,王绩,是王通的胞弟。右边那位曾让无数诗迷赋迷们神不守舍的王勃,声名自然远播他乡世代,不必赘述,他就是王通的次子王福畤的儿子。说到这里,我想不难明白我的用意了,文中子虽为一介布衣,却非布衣思想、布衣观念。


据《文中子世家》,王通生于隋文帝开皇四年,即公元584年,这时,王隆隐居铜川,王通出生后,王隆将其生辰占卜拿于父亲王彥看,王彥当即说:“是子必能通天下之志。”于是取“通”为字,寓意有通达天下的志趣。但是,王通似乎并未如其祖父所愿,仕途并不通达。


仁寿三年(公元603年),王通行过冠礼,胸中年轻人的志气与豪气激荡着他的胸脯,怀着“济苍生之心”,献《太平策》十二策于惰文帝,力主“尊王道,推霸略,稽今验古”,这样就可以“恢恢乎运天下于指掌矣”。这几个词语中,我们既可以看到王通的儒家治国思想,又可以见到道家的大气与自然。但是,帝王虽喜,君侧不怿,王通便知仕途无望,作《东征》以寄志:


我思国家兮远游京畿,忽逢帝王兮降礼布衣。遂怀古人之心兮将兴太平之基,时异事变兮志乖愿违。吁嗟道之不行兮垂翅东归,皇之不断兮劳身西飞。


王通的激越之志与时世乖违,感叹济世之道不得施行,哀怨中垂翅东归,从此,便在中国政坛上少了一位博学的儒才。他谢绝任何形式的做官邀约,在汾河隐居,兴学讲道,将他潜心研究的儒家经典的独到见解悉数授于迢迢而至的求学者,其教学的中心可以概括为两个字:佐王。


辅佐帝王是文中子传“道”的核心,从一定意义上而言,这与孔子、孟子这些硕儒是一致的,读书有成,当是将自己的所学售于帝王家。如果说与孔子教学的不同,那便是时代变革中,王通感受到了不同于孔子时代的气息,了然于心的是时代变化中的心智和精神价值不同。但强调人格精神的建立和个人学养的修为并强调在实践中运用的思想更具有实践价值。比如:


罪莫大于好进,祸莫大于多言,痛莫大于不闻过,辱莫大于不知耻。


这是几句简单的话,明白地阐明了罪、祸、痛、辱的低线,多少人因不择手段地往上爬而获罪,多少人因话语太过而致祸,多少人因听不到别人的意见而苦痛,多少人因不知廉耻而遭受侮辱。话语是浅易的,智慧是不灭的,其中包含了世事变迁中的人生体验,也包含了实践经验的总结提炼。


王通著述颇丰,据杜淹记载有:《礼论》十卷,《乐论》十卷,《续书》二十五卷,《续诗》十卷,《元经》十五卷,《赞易》十卷。但都未能印行于世。现存《中说》是他的学生薛收和姚义编纂而成的一部语录体著作。王福畤在《王氏家书集录》中说:“昔门人咸存记焉。盖薛收、姚义缀而名曰《中说》,兹书,天下之昌言也,微而显,曲而当,旁贯大义,宏阐教源,门人请问之端,文中行事之道,则备矣!”


没有做过大官,死后当然不会像在朝为官的权者那样获得皇帝的赐谥了。王通死后,他的几百个学生聚在一起商议,“吾师其至人乎!自仲尼已来未之有也!”“仲尼既没,文不在兹乎!易曰:黄裳元吉,文在中也。请谥曰‘文中子’”。这个“私谥”,既是读书人的悲哀又是读书人的骄傲,学生们以这三个字给自己的恩师“盖棺定论”,悲哉!奇哉!


李锦超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nmgljc


李锦超中华语文网博客:nmgljc.blog.zhyww.cn



 


布衣卿相文中子(原创散文:买书与读书系列之一)

《布衣卿相文中子(买书与读书系列之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