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谈“汤问”(读书偶遇之二)

奇谈“汤问”


北京 李锦超


《庄子·逍遥游》中有这样几个句子:“《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不少人都知道这几句话,还常常以志向远大者为鹏程万里,就是因为这只大鸟真是了不起:高空展翅、扶摇直上、万里征程、翱翔天宇,其气之壮,其势之强,其形之伟,其情之切,均为人所叹服。近来,读《列子·汤问》时遇到了这样几句话:“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翼若垂天之云,其体称焉。”古人是那么天真而浪漫地想象着遥远北方的大海以及大海中硕大无比的鱼还有无可比拟的大鹏。这种浪漫让我惊讶,也更让我感动,他们无法以自己的两条腿走到遥远的异乡,却可以用存想的方式感受那种壮阔与瑰丽、雄奇与伟大。是谁让我们从有限的空间到过无限的空间,是谁让我们从简单的写实到达繁复的艺术?是老聃?是列御寇?是庄周?是屈原?在春秋战国时期,这些人物一同陪我们走过瑰丽与浪漫,走过欢声与笑语,走过超越了的时间与空间,至今仍然笑语盈盈地在你的睡梦之中,在你的茶余饭后,在你飘逸的笔下。想来,庄子与列子又是那么有缘,《逍遥游》中庄子还对列子的御风而行予以了极大关注,那轻快,那飘逸,那来去自如,的确动人心魄。《逍遥游》中另一些文字也深深地印在我们的大脑中:“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庄老先生用一种浪漫的情怀和一番朴实的语言向我们展示大与小、长与短的辩证关系,真正领略到其中意味的人其实少之又少。在《汤问》中,有这样一段话,不妨看一看:“荆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朽壤之上有菌芝者,生于朝,死于晦。春夏之月有蠓蚋者,因雨而生,见阳而死。”从中不难看出,庄先生其实对于列子的行为不仅予以高度的关注,还对他的作品异常之熟悉,庄老师的一番话其实就是列先生的语言的翻版:那些无论大无论小、无论长无论短的什物,在两个人的笔端是那么的相近而富于情趣。#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回过头来,其实,我对于《列子》一书总有深深的遗憾。虽然我很早就知道了这部书,虽然很早就学到了其中的某些篇目,虽然有过无数的时间被饮酒代替,被游走用去,可是,我真没有及时去完整地读它,这种遗憾伴了我特别长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我的大脑跟我对着干,我的脑血管被血栓像皇城里的道路一样堵了,我不得不在医院中打点滴,与许多老人一起坐在昏暗的输液室一起叹息时,我才真的有勇气拿起这本书。医院里特殊的气味和人们唉声叹气的声音以及我始料未及的灰暗理,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突然想到了庄子,突然想到了惠子,突然也想到了列子,于是,从第二天起,我提着液体的袋子里多了一本《列子》。应该说,三十年后,我再次捧起它时,已经不知道如何感受那种诙谐、平淡而又时有些壮烈的情绪了。也许,也正是我的苦痛,我无法入睡痛楚,我无法在课堂上与孩子们一起分享我的喜怒与哀乐,这些,使我更加感受到了庄子的那种坦然、大度,也更加体会到了列子那种令我深深敬佩的感觉与情愫。


好吧,读《列子》。书中那些故事深深地撞击着我的生命的某一个痛处,有时候会如影子般跟随着我,如魔力般折磨着我,与我身体的病痛一起形成强大的震撼力,我真想高声喊,但是,我还是不能,因为,在医院里,我没有这样的资格。《列子》一书在中国历史上颇有曲折,就像我这样的人一样对它,当然,这只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它的曲折不是因我而成,而是因它自己,就像我现在一样,我的身体不能做主,并不能怪怨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一样。呵,还是说远了一点。《汉书·艺文志》中,班固把《列子》归为道家著作类中,还对作者作注:“先庄子。”这便很容易使我们想到本书与道家著述间的某种关系了。大唐时代,道家学说因本家本耳之故被崇为国教,李隆基还下旨高“玄学博士”,《列子》还一度作为四部必读经典而备受关注呢。但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之一的柳宗元的一篇文章《列子辩》,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刘向古称博及群书,然其录列子,独曰郑缪公时人。缪公在孔子前几百岁,《列子》书言郑国皆云子产、邓析,不知向何以言之如此,《史记》郑繻公二十四年,楚悼王四年,围郑,郑杀其相驷子阳,子阳正与列子同时,是岁周安王三年,秦惠王、韩烈侯、赵武侯二年,魏文侯二十七年,燕釐公五年,齐康公七年,宋悼公六年,鲁缪公十年,不知向言鲁缪公时遂误为郑耶?不然,何乖错至如是?”自此,《列子》作为伪书的争论便直到今天。不过,我并不在意其真伪,而在于这部书给我留下印象。于是乎,要读下去,哪怕才疏学浅读不懂。


在这一篇小文中,我只想说说大家最为熟悉的《汤问》。这是本书的第五篇,篇名“汤问”,大约是选择开头关键词为题吧,文中更多内容并非与之有问答关系。汤即商汤,汤问就是商汤问。问谁呢?夏革。那么,商汤到底问了什么呢?是生命的关怀?是宇宙的观照?是人生的体悟?是自然的解剖?是科学的思索?是对未来的思考?这些问题夏革能为他解答吗?战国时代的烽火与群儒的口舌翻飞仍在人们的思想中回旋,那个被人们熟知又让人深感陌生的时代,根本上还是一种遥远的未知,因为,那里曾经站立着的思想的巨人,他们的头脑中的精神滋长在华夏大地的每一个有人活动的地方,并且,不知道能活跃到哪一个世纪。


夏革是不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相声演员,我不得而知。但那段贯口真的不错:“无则无极,有则有尽,朕何以知之?然无极之外复无无极,无尽之中复无无尽。无极复无无极,无尽复无尽。朕以是知其无极无尽也,而不知其有极有尽也。”这种探索宇宙无限性的思考很是鼓舞人心。大家能从中感受到什么呢?是面对浩瀚宇宙的个人悲思吗?显然不是。是对邈远星外世界的猜想吗?又觉不妥。这恰好是列子在两千年之前的综合思索。那个让世人感觉到无限的宇宙在人的思想中便有了另一种风情。无论大小长短,在夏革看来,那都是因其所在地而存在的,宇宙的存在不也如此吗?“吾何以识其巨细?何以识其修短?何以识其同异载?”


接下来,我们会遇见的那些故事,你也许会耳熟能详,也许会一无所知,但是,我个人读着它们,心里会泛起了涟漪,甚至会哈哈大笑——愚公移山、夸父渴饮、终北之国、四方异俗、小儿辩日、詹何钓鱼、扁鹊换心、匏巴鼓琴、薛谭学讴、伯牙鼓琴、偃师献倡、纪昌学射、造父学御、来丹报仇、奇剑异布。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故事,会让你觉出在那个战火频仍的时代竟是这样的让人心旌摇荡。读着,你会会心地笑,也会惊愕地叫,甚至会激动地流出眼泪。那个时代,不仅留在了历史的册页里,也留在了人文的记忆里,我觉着还应该留在科学的世界里。


扁鹊是位国人极其熟悉的名医,他的医术之高令今天的外科专家也会惊叹不已。不妨来看看这位神医如何运用自己的高超医术为人治病吧。鲁国有一位叫公扈的人和赵国一位叫齐婴的同时请扁鹊治病,两位的病同时被治愈后,扁鹊对二位说:“你们现在身体中有一种先天的疾病同自己的身体同时生长,我替你们彻底治疗,行不行?”公、齐二人并没有迷信眼前这位神医,于是就说:“希望听听病的症状。”神医告诉他们,公扈志强却气弱,善谋略却决断不足;齐婴志弱气强,少谋而专断。如果把二人的心脏互换,病就会痊愈。扁鹊的这一诊病应该运用的是中医的望闻问这些基本方法,并没有像现代医学那样借助于高科技的仪器,不过,我想,即便高科技的仪器也难以诊出性格上的疾病吧。然后,扁鹊大夫便开始治疗:“遂饮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既悟如初。”扁大夫给二人服下麻药,他俩三天处于昏迷状态,扁医生剖开胸脯,找到二人的心脏,换好后,给他们服用了富有奇效的药,两位醒来了,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可是,回到家后,两位的妻子儿女都不认识他,还争吵了起来,直到扁医生给解释清楚才算了事。这位外科医生的高超医术令人叹服,更重要的是,列子着笔奇趣共生,令人不忍释卷。


扁鹊医生是名人,当然,人们可能并不会觉着奇怪。那么,我想说说偃师。这两个字大家并不陌生,熟悉中国历史的朋友知道,武王伐纣的时候,在洛阳一带筑城,目的是息偃戎师,自是,这里得名“偃师”。但是,这只是一个地名,并不是人的名字。列子写的却是一个奇人,我觉着,他应该是一位了不起机器人专家。中国历史上能工巧匠多得很,春秋战国时期,鲁班、墨翟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顶级工程师了。列子说:“二子(鲁、墨)终身不敢语艺,而时执规矩。”什么意思呢?二位听自己的弟子讲了偃师制作之精巧后,终身不敢谈自己的技艺了,用现在的话说:被小伙伴的技艺惊呆了。偃师献给周穆王一个“倡者”,当然,这是他精心制作的一个机器艺人了,这个机器人“揿其颐,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那表情,那动作,那声音,那意态,使周穆王大为震惊,于是招来他的左右侍妾观看,这下出大事了,“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国王的侍妾哪里能调戏啊,“王大怒,立欲诛偃师。”偃师当然十分恐惧,赶紧把“倡者”拆开来给穆王观,穆王仔细一看,都是些皮子、木头、胶漆以及白色、黑色、红色、蓝色的颜料罢了。穆王还是不放心,他“试废其心,则口不能言;废其肝,则目不能视;废其肾,则足不能步。”我想,当感觉器官与人的行为相关联时,这便是高度智能的人了。难怪穆王会生气呢,“倡者”大约不仅会唱歌,会跳舞,也许还会做人类能做的其他事情吧。


那些学艺上的事儿,大家大多熟悉,我就不想多嘴了。还想说说一个让人既惊奇又觉苦痛的事,那就是一位弱小而又自尊的人为父报仇的事情。来丹是丘邴章的儿子,他的父亲被魏黑卵所杀,就千方百计地想为父报仇,可他先天不足,身体虚弱,数着米粒吃饭,顺着风才能走路,这是怎样的体质啊。可他生性自尊,不愿求人帮忙,希望自己能亲手杀了魏黑卵为父报仇,其情可见。偏偏魏黑卵人高马大,力敌百人,不是常人。这种痛苦便成了来丹内心的隐痛,时时折磨着他。他听说卫国有一个叫孔周的人手里有轻巧的宝剑,就向孔周借,孔周告诉他,有三把剑,分别叫含光、承影、宵练,何以供他选择,但这三把剑都不能杀人。含光“经物而物不觉”,承影“经物而物不疾”,宵练“觉疾而不血刃”。这都是顶尖的剑,于是来丹借了其中一把去刺杀魏黑卵,从脖子到腰砍了三剑,来丹以为魏黑卵死了就赶紧离开,在门前又恰好遇到了魏黑卵的儿子,又砍了他儿子三剑,魏黑卵的儿子笑着对他说:“你为什么讥笑我而三次对我招手呢?”这时他才想起来:手里的剑是不能杀人的。这是一个传奇故事,对比之中,人物形象毕现,故事中的人物姓名也颇有意味,真正是一个好故事。


商汤是商代开国元勋,功业卓著,智慧超群。他的问题关切对人类的宇宙观与精神世界的修为,但是,这些故事让一位普通读者读出的却并没有那么深奥,当然,这只是我这个并不能真正读懂其中意味的门外汉的见识,转而想来,那些出现在孩子们课本的文字,难不成在于讲述深奥的道家思想吗?我想,不是,一定不是!这次遇到的奇趣之事,让我忘掉了疼痛与苦难,多美!




奇谈“汤问”(读书偶遇之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