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教学现状之我见

中学语文教学多年来积累了大量宝贵经验,探索到了许多本质规律。在大纲编订修改、教材编写修订、教法规范推广诸方面都做了大量有益的探索,成绩突出,有目共睹。但我们的教学效果却不能令人满意,来自社会的评价使我们无法面对自己。原因究竟何在?
一、忽视“语文”的本质牲“语文是最重要的工具,也是最重要的文化载体”(试验大纲《序》)。可见,语文是工具,是实用性较强的基础学科;语文是审美的载体,是陶冶性情的学科。我们的教师又是如何来处理这些的呢?
⒈无休止地灌与乱启发是我们目前教学中存在的两种主要教学法方式。
“灌”是有来头的,是一种“好意”的作法,源于“讲”,作用于扣合课本的“考试”,最终获得益处的是能死记硬背教师讲解考出高成绩的学生装,它继承了传统教法的“长处”,也是考试使其更合理的结果。“启发”看来是先进多了,教师不再满堂灌,而是以引导学生为主,课堂属性被中学者教学大纲接受,成为指导教学的一剂妙药,可事实真如专家们所说的那样有效吗?一位多年从事中学语文教学的同志道出了其中的奥妙:“嫌我满堂灌,我就满堂问。”原来,“问”即是“启发”,于是写入权威大纲的“启发式”也就在具体操作中真相大白了。由此可见,填鸭式的满堂灌与启发式的满堂问本质上没有区别,可说句实在话,这满堂灌,学生总还可“学”到点东西,这不着边际的满堂问,一节课下来,得益的又是谁呢?
⒉创立的多如牛毛的教学法好用能用有效者却凤毛麟角。
目前,我们中学语文界可谓群英荟萃,人才辈出,各种教学理论、教学方法举不胜举,这些成果所依据的理论倒也时有激进时髦者,可仔细辨认、认真分析,都未摆脱常规教学的基本环节,只是多了一点花样,换了一些新鲜词儿,教学效果自不待言。若真正如这些“大家”所言,中学语文是不必挨教学不好之骂的。这些理论、方法,无非是为语文界的热闹多一个舞狮者。
综上,就本质而言,便是忽视语文本质问题,既不注重其“交际工具”的实际,又忽略“文化载体”的内容,创立的一套理论方法,仍然是利用各种途径(讲、问、点、评)来肢解课文从而达到对课文的“理解”(“学会”的表现)。由是,忽视“语”和“文”这看似明白却悬而未决的本质,尚值得思考。
二、教材的作用、地位令人怀疑
“教材”是教学的根本,它首先应体现“交际工具”与“文化载体”的特点,做到“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继承发扬汉语教学的优良传统”,可事实上,能起到这个作用吗?这同样是值得怀疑的。因为:
⒈编排不合理,忽视教学实际。现行教材沿袭多年来语文体例,虽说以“单元(文体)”为标志,对学生掌握语文的相关知识起到一定的作用,实际上,因各种文体混杂编排,内容重复,知识遗漏,顺序不当,不能满足教学实际,如高中二册课本第一单元“记叙文”,分别是《包身工》(报告文学)《琐忆》(回忆录)《荷花淀》(小说)《依依惜别的深情》(通讯),就显得不伦不类。讲读、自读、课内自读、课外自读的选文优劣倒置,如二册第五单元“散文”等。
⒉选文值得商榷。现行教材,很多选文既不具备“语”也不具备“文”,其文化性、审美性无法体现。作家单一,选文为“政治”“历史”的工具和注释,更有甚者完全是干巴巴的说教,难以满足教学要求。
⒊考试内容与课本内容关系令人难以捉摸。谭本在日常教学中自然起着很大作用,教师的备课,很大程度是“备课本”,教学主体的学生很大精力是“学课本”,各种同步、单元、一课一练也都围绕课本。可三年后,学生在高考试卷中很难捕到“课本”的影子,通常所谓的“题在书外,理在书内”也无法贯穿下去,师生往往被课本与考试困扰着,教师与学生装是最实际的,他们便将课本束之高阁,利用各种“优化设计”“教学指导”等诸如此灯的资料来研究高考,课本这个“本”从课堂上被隐去了。
综上所述,课本本来是教学过程的依据,却因其编排失却合理性,内容枯燥无味,又脱离高考实际,使语文教师有纲可依无本可据,学生也从枯燥呆滞、千篇一律的选文阅读中失去了对课本的信心和兴趣,如是,语文课堂便呈现出教师选文编题,学生盲目阅读的“百花齐放”的局面。
三、各种考试、考核使语文教学走上了一条狭隘畸型的胡同
不切实际的、名不符实的各类考试与考核,为中学语文教学增加了许多框子,标准化、模拟、统考、仿真如此等等既滥且乱的考试形式,严重地冲击着实际教学。各级部门对教师的考核评价注重的又是平均分的排名,单科前几名,升学率等,把考试这种用来检验学生学习情况的方式变成了“考老师”。
⒈各校自行组织的考试是最能体现课本在实际中的价值。这是既苦学生又累教师的差使,因学校要从中取得第一手考核教师的材料,作为他们评先晋级的依据,教师不得不施出浑身解数来应付这一考评。
⒉会考是目前最有权威的检测课本教学效果的一级考试,它的命题大部分地方都注重了课本内容的50%——60%。这个比例当属不小,可由于会考是水平考试,与高考无法相比,另外命题时能体现大纲要求者也寥寥无几,诸如重点、难点、基本篇目等大纲规定的内容,在实际命中从不体现,致使中学教师在教学中眉毛胡子一把抓,抓住什么算什么。
⒊高考是目前中学阶段最有说服力最为典型也最具影响力的考试。其“选拔”这一特点决定了它既实际地作用于学生又客观地衡量着教师。教师为证明自己的教学水平,竭尽全力来“仿真”高考,因试卷中很难找到课本的影子,实际教学中就很难体现大纲的实质内容了,课本自然就会退居二线。
总而言之,考试、考核与教学看似统一的关系变成了相互矛盾的关系,“分数”是最朴素又最具说服力的评价值,说到底,就是要求教师真正“交”给学生多少“分”。这样便构成了三重压力下的教、学、考的矛盾,教师为“分”而苦苦摸索,使生动的语文课失去了应有的光彩。
四、教师和学生对语文学科的教与学产生了怀疑,许多老师感叹,“语文没法教”
绝大多数学生反映,“语文没意思”“不知道学什么”。多少年来的基础性学科竟落得如此下场。语文这门学科的科学性究竟在哪儿?何致于此呢?
⒈迎合考试需求。教师上课注重的不再是“美丽的全牛”(文章),而是“技筋肯綮”(重点字词句、重点文段)。因此,教师上语文课不是一个美好景点的导游,不能使学生贪图胜景之美,不能使学生陶醉于胜景之中,而是一个技艺娴熟的“庖丁”,将本来完美的文章肢解成了一个面目可憎而又零乱不堪的怪物,老师为这而踌蹰满志,学生却莫名其妙。如此肢解文章的手段是目下语文教师最娴熟的技艺了。训练时,严格执行高考样题的规章,死板单一,东拼西凑,题目看似明确,实则似是而非,僵直生硬,老师自鸣得意,学生则私下议论:“老师是制假贩假大王。”时间长了,教师自己也会明白: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⒉学生喜欢语文的心理机制是:语文课“美”。这个美表现在哪儿呢?即文章就是美的载体,要借助这个载体来完成一种愉悦。因而,幼儿园的孩子便喜欢语文老师的生动有趣的故事,喜欢老师那绘声绘色的讲述,这一点,恰好说明了幼儿园教师懂得孩子们的心理,他们也恰好抓住了教学的本质之一——把“美”传达给孩子们。随着年级的增长,语文老师自以为深得考试要诀,上课时不再是传达美而是有意地破坏美了,学生对老师产生了怀疑,对课文产生了厌恶。这样做就是人为地破坏语文教学的整体性。比如一棵美丽的花树,它有笔直的树干,巨伞般的树冠,碧绿的叶子,洁白的花朵,它的美在于一种谐和和搭配和协调的完整,可如果我们注目于某一点上,它与其他的树又有何不同呢?语文教师的语文课恰好是这样做的,并把这种思维和方式强加于学生,学生自然失去了对语文课的兴趣。
由于教师这种自以为得法的教和学生摸不着头脑的学的矛盾,便产生了学生的“语文没意思,不知道学什么”的心态,这是教与学的矛盾的集中体现。教师因深钻教材(阅读材料),似乎看到了“牛”的筋骨皮肉,也的确做到了分解的游刃有余,也就要创设出各种题目来测验学生,学生却茫茫然不知所云。这样在教师长期的耳濡目染下,学生原本还有点儿兴趣,也被千淘万漉殆尽矣。教师也因学生的“厌学”而反身自问:我这是怎么了?
综上所述,忽视语文教学的本质,缺乏科学可读可信赖的教材,外在束缚语文教学的诸多因素,教师与学生对语文课的怀疑,诸多事实表明:我们的语文教学已到该认真思考和彻底更新观念的时候了。我们看似热闹非凡的教学教研形势,其实也令人吃惊:仍未能走出考据、辨误、分解指导、强化训练的老套子,不管是费多么大精力推广的先进教学法,一旦用于实践,都不再有灵气了。


(本文刊载于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世纪语文教学改革与探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