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精神与俗谣俚曲的结合

文学鉴赏领域,散曲赏析显得沉郁,这大约是由于作品数量较少加之属于“街市小令”的缘故,没有引起教学的足够重视。其实,元人散曲所倡导的质朴自然的文风与勃发鲜明的时代精神是文学领域历久弥新的传统。那种关注现实、关注时政、关注人的主体的精神风貌和勇于揭露、勇于批判、勇于讽刺的人格品质与它那谐谑自然、合情合理、酣畅淋漓的曲风相映衬,对于提高学生的阅读鉴赏能力和提高学生的思想道德水准有很大的意义。
咏世类散曲是元散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既秉承了中国古代诗歌的优秀传统,又将直面社会、人生与个人的无奈、隐遁结合在一起,暴露时政的黑暗,提示统治者的无道,批判政治的丑恶。那些大胆直白而具有民主意识和强烈激进思想的语言,是中国古典诗歌的精华。
1、堂堂大元,奸佞当权……官法滥,刑罚重,黎民怨。人吃人,钞买钞,何曾见?贼做官,官做贼,混愚贤,哀哉可怜!(无名氏《醉太平》)
2、取富贵青蝇竞血,进功名白蚁争穴,虎狼丛甚日休,是非海何时彻?(马谦斋《沉醉东风•自悟》)
3、不读书最高,不识安最好,不晓事倒有人夸俏。(无名氏《朝天子•志感》)
4、如今凌烟阁一层一个鬼门关,长安道一步一个连云栈。(查德清《寄生草•感叹》)
咏世散曲的艺术性本自其“俗谣里曲”,大众化、口语化,质朴自然而又谑谐清新。它们时而淋漓尽致,时而内蕴丰富,时而纯乎天籁,时而典雅丰润,时而一泄千里,时而欲语还休,上下古今,纵横驰骋,却均可引人入胜、感人肺腑:
1、十年书剑长吁,一曲琵琶暗许。(姚燧《中吕•醉高歌•感怀》)
2、那的是为官荣贵,止不过我吃些筵席,更不呵安插些旧相知。(张养浩《中吕•朱履曲》)
3、憎苍蝇竞血,恶黑蚁争穴。(汪元亨《正宫•醉太平•警世》)
4、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不晓事倒有人夸荐。(无名氏《中吕•朝天子•志感》)
以上的几例只是片言只语,各自突出某一方面特色。下面请看张鸣善的《双调•水仙子•讥时》:
铺眉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万钟,胡言乱语成时用,大纲来都是哄。说英雄谁是英雄?五眼鸡歧山鸣凤,两头蛇南阳卧龙,三脚猫渭水飞熊。
这支小令一如散曲的常规写法,形象地写出当时官场的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黑暗现实。开头三句对仗描写,从神态、动作、语言三个方面铺写官员的盛气凌人、粗暴蛮横和浅陋无知,活画出元代社会官场的昏聩。第四句总结根源:“哄”。意味深长地总括了作官为宦者的卑劣行径和统治集团无知昏庸。第五句设问,语含凄凉激愤,表面上是说“英雄”实则指出“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奇怪现状。最后三句用典,特征鲜明的形象与意味深远的对仗与排比,辛辣地讽刺了官场中群魔乱舞、野蛮古怪的异常:五眼鸡、两头蛇、三脚猫这些离奇古怪的怪物被誉为“英雄”被称为“贤才”,一时均成了“凤、龙、熊”。同时提示了读书人、有识者只能成为社会中的异类。作者用“讥”字为题眼,意趣横生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激愤痛苦,言语诙谐中透示出极度的悲凉;“时”字作为题旨所指,意在揭露批判现实,全部口语,直白却情理相协,修辞天然而成不显雕痕,揭露深刻,显旨明确。表现了元人散曲关注现实、批判现实的时代精神。
练习设计:
阅读下面两首元人散曲,完成后面题目:
手自搓,剑频磨,⑴古来丈夫天下多。青镜摩挲,白首蹉跎,失志困衡窝⑵。有声名谁识廉颇,广才学不用萧何。忙忙的逃海滨,急急的隐山阿。今日个,平地起风波⑶。(马谦斋《越调•柳营曲•叹世》)
人皆嫌命窘,谁不见钱亲?水晶环入面糊盆,才沾粘便滚。文章⑷糊成了盛钱囤,门庭改做迷魂阵⑸,清廉贬入睡馄饨,葫芦提倒稳。(张可久《正宫•醉太平•叹世》)
注释:⑴语见贾岛《述剑》:“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⑵衡窝:即“衡门”。
⑶风波:借指仕途的凶险。
⑷文章:指才能与知识。
⑸迷魂阵:指妓院。
A、两支曲子均表达了对元代社会的认识,体现了官场怎样的现实?(明确:官场错聩,吏制混乱,有才智不得施展。)
B、简述两支曲子在写作上的异同。(意思对即可。同:自然平实。异:马曲,多用常见典故,较含蓄;张曲,多用比喻,较形象。)
(本文发表于《中学语文学习》《语文教育网》)

发表评论